096_a2213

   夏清欢原本还担心着江莱会留宿,满脑子想着该以什么借口让她回家。

   结果吃过饭不久,接到电话的江莱便主动先行离去。

   “我家老头要带我一起去挑礼物,改天去拜访陆家长辈。”江莱说着,擦了擦嘴就准备走。

   夏清欢送她到门口,临别前,江莱给她一个拥抱。

   “你不用担心我啦!我自有分寸,陆云湛那家伙休想逃出我的掌控,嘿嘿……”

   说罢,江莱松开夏清欢,开门离去。

   送走了她,夏清欢一人站在门口,对着那自动关上的防盗门,她怔怔的出神。

   不知道为什么,隐隐的,她感觉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直到,身后传来房门打开的声音。

   夏清欢转身,见到陆云湛从房间里出来,他的神色淡然,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你……”夏清欢欲言又止。

   “嗯?”陆云湛不以为然。

   采果子的美丽姑娘

   “饭菜都凉了,我再给你重新煮点吧。”她说罢,回避似的走向厨房。

   陆云湛表现得十分平静,好像关于她们刚才对话的内容,他浑然不知一样。

   冰箱里只剩一些速冻水饺,夏清欢煮了一碗出来,正好也方便只有单手能用的陆云湛。

   她将它端至他的面前,放入勺子后,夏清欢自顾自的收拾起旁边的碗盘,而后便听陆云湛问她,“你不考虑买个餐桌?”

   “呃?”夏清欢愣了一下,淡然的笑,“没有必要,我平时也不常做菜吃,再放个餐桌也占地方。”

   “那就换个大点的房子。”

   “……”夏清欢失笑,将碗筷收拾好端起来,没好气的看他,“我住在这里挺好的。”

   说罢,她起身回厨房洗碗。

   剩陆云湛一人在客厅吃水饺,听着厨房里传来的水流声,以及碗筷碰撞发出的声音。

   没吃几口,陆云湛便放下了手里的勺子,黑眸中的锐光逐渐消褪。

   ……

   晚餐过后,时间尚早。

   因为答应了要将会议内容汇报给宁恒驿,于是夏清欢拿来笔记本电脑,对照她手写的笔记本,将她做下的记录逐一打成电脑文本内容。

   夏清欢盘腿坐在茶几边上,对着电脑噼里啪啦的敲打键盘。

   坐在沙发上的陆云湛,看着她葱白的手指灵巧的活动,再看她纤瘦的背影,发现她很喜欢坐在地板上干活。

   “今天看你的笔记,有几处的单词,我没看懂什么意思。”

   陆云湛说着,靠近了她一些。

   他伸出手,手指落在笔记本的其中一行上,指着某处,“这里。”

   打着字的夏清欢只是瞥了一眼,不假思索的解释道:“ilike。”

   “那这个呢?”陆云湛又换了一个位置。

   夏清欢

   依旧扫了一眼,了当的回答,“you。”

   得逞的陆云湛提唇浅笑,回了她简短的一句,“metoo。”

   “……”直到听见陆云湛的回应,夏清欢才反应过来。

   她敲击着键盘的动作停下,耳根不受控制的泛起红晕,呼吸间感受到一阵莫名的燥热。

   气氛转而有些暧昧。

   这时,陆云湛起身,问道:“我先去洗澡,有新的洗漱用品吗?”

   “有。”

   夏清欢说着,走向洗手间。

   她从橱柜里拿出新的牙刷、毛巾等,放在洗手台上,又对他说:“至于沐浴露和洗发水,只有女士的,不过都没什么香味,你将就用下吧。”

   说罢,她就准备留下陆云湛,自己先行离去。

   不想高大的他站在门口,拦住她去路的同时,双眸定格在她身上。

   他坦然的问她,“不帮我脱衣服?”

   “……”夏清欢做了一次深呼吸。

   她坦然的伸手,去替他解开衬衣纽扣,已不再像前几次那么别扭。

   快速的替他脱完,她没好气的抬头看他,“行了吧?洗你的澡。”

   说罢,夏清欢推开他,从洗手间出去。

   她的动作略显粗暴,可分明眼底里浮现的满是羞愤,被推开的陆云湛唇角勾着笑。

   他也不生气,见好就收的他身残志坚,靠自己完成沐浴,再没有像前一天那样对夏清欢各种使唤。

   毕竟招数嘛,用一次是撩,重复用就招人嫌了。

   陆云湛在洗手间里慢慢的清洗自己,水声隔着门,依旧细细碎碎的传到耳里。

   坐回茶几前的夏清欢继续对着文本打字,可耳畔却不时的回荡起刚才的那段对话。

   “ilikeyou。”

   &oo。”

   夏清欢晃着脑袋,连打字的速度都变慢了,许久后才感觉自己滞涩的呼吸恢复了正常,吐息间也不再感觉那么闷热。

   这个男人,是准备从弯掰直,所以在拿她试水吗?

   等到陆云湛洗过澡出来,夏清欢正在校对她输入的内容,确定无误之后,她将文本进行排版,最终发送到宁恒驿的邮箱里。

   时钟指向晚上九点半。

   已经连续两天没有睡好觉的夏清欢感觉乏了,合上电脑后她准备去洗澡睡觉。

   这时,她才发现陆云湛从洗澡之后就好像没了动静。

   她来到过道,看到房间门开着。

   只见他露着上半身,只穿着一条睡裤,靠坐在她的床上,手里翻着她的相册。

   见她过来,陆云湛坐起身,浅笑道:“抱歉,擅自动了你的东西。”

   夏清欢并不在意,无所谓的耸肩,“没事,反正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她说着,想到要给他擦药,于是去拿来药膏。

   陆

   云湛肩背上的伤痕,随着时间变久而逐渐变得越来越深,看着愈发触目惊心。

   他坐在床侧,任由夏清欢在身后为他涂抹,而他则继续翻阅着放在腿上的相册,最终停留在其中一页。

   七八寸的老照片已经泛黄,照片是在一个大院里拍摄,前后三排的大合照,一共有二十多个人,多半是几岁到十几岁的孩子,还有两名四五十岁的妇人。

   是夏清欢曾经在孤儿院时留下的合影。

   “这时的你几岁?”陆云湛语气淡然的问她。

   夏清欢探出脖子去看,条件反射的回答,“十岁左右吧。”

   说完,她想到照片上的孩子年龄相差好多,于是笑问:“你怎么知道哪个是我?”

   “这个。”

   陆云湛用手指着站在中间那排的女孩,绑着马尾,眉目清秀,笑容明媚。

   见他居然猜中,夏清欢不免有些意外。

   “从小就长得好看。”陆云湛毫不吝惜的直言夸她,眼底里,流露着浓浓的柔情。

   初遇时的她,便是这般模样,怎能忘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