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8_a2261

在这七日,徐佳氏由宫女变成官女子,又有官女子晋封为答应,咸丰赐她一封号‘玫’,是为玫答应,赐居咸福宫。

玫答应一连得七日之宠,成了宫里的新贵小主,一时间风头大盛,内务府看到她的潜力,那些太监都竞相巴结着,什么好东西都往她宫里送,咸福宫的门槛都被踩破了。

这便是得宠的好处了。

不过坏处也多多,恩宠太过,容易成为众矢之的,皇帝就这么一只,你成天霸占着,其他妃嫔能分到自然也就少了,她们岂有不嫉恨之理?

一时间,后宫一片醋海翻波,醋味儿都熏到寿康宫来了。

这一日是初一,一众后妃依旧雷打不动地去寿康宫给青菀请安,诸位妃嫔按照自己的位分高低落座。

以皇后和云嫔为首,皇后居左首,云嫔居右手首。

皇后之下是丽贵人、容常在、李常在、春答应等几位妃嫔,云嫔之下是婉常在、兰常在,还有最近炽手可热的玫答应。

皇后与一众妃嫔齐齐给青菀行礼:“臣妾/嫔妾给太后请安,太后万福金安!”

青菀抬手免礼,先是赐坐,后是赐茶。

刚一落,云嫔便酸溜溜道:“玫答应真真儿好福气,能够连得皇上七日之恩宠,后宫诸位姐妹都望尘莫及啊!”

玫答应的得宠,直接分薄了云嫔的宠爱,她自然对这个洗脚婢恨得牙根痒痒,心里都不知道给玫答应扎了多少回小人了。

林令妍纯美靓丽照

更叫云嫔郁闷的是,原本巴结她的内务府太监现在掉头过去讨好玫答应了,她素来心高气傲,岂能咽下这口气?

玫答应听了,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装傻充愣,仿佛没听到云嫔再说话。

云嫔见状,更是气恨:“太后娘娘,后宫最忌讳的就是专宠,玫答应如此狐媚皇上,若不是严加惩戒,只怕要更加肆无忌惮了。”

青菀听了,不禁暗笑。

历来做婆婆的,都喜欢端庄大方的儿媳妇,就比如沈眉庄这一款的,不喜欢那些妖妖艳艳的。

这个云嫔倒是打得好算盘,想利用她打压玫答应,却不知自己是什么性子。

眼下玫答应正得宠,她和咸丰的关系这么糟,她才不会为了区区一个答应再惹咸丰不痛快呢。

皇帝宠谁,皇帝爱谁,只要不是祸国殃民的慈禧,只要不动摇她的地位,她才不想管呢。

青菀扬声道:“哪位是玫答应?”

话音一落,只见云嫔这一排座位,靠近末尾的一位身穿桃红色绣蔷薇旗服的女子走了上来,盈盈拜道:“嫔妾给太后请安,愿太后凤体康健,如意金安!”

青菀拨了拨手上的纯金镶东珠护甲,淡淡道:“抬起头来让哀家瞧瞧。”

玫答应便小心翼翼地抬起了头,只见她大约十四五岁的样子,一张脸蛋粉若桃华,一双水眸灵动有神,透着几分楚楚可怜,眼角却媚意横生,当真是好相貌。

青菀点了点头道:“玫答应好俏的一张脸蛋,皇帝果然慧眼识珠。”

玫答应闻言,嫣然道:“承蒙太后夸赞,嫔妾愧不敢当,太后母仪天下,风华万千,才真正令人瞩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