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软件显示有病毒

还好,想象中的场面没有发生。

孟沁瑶很快就买了东西回来,看来她的确不常去超市生鲜区,连拎口袋的样子都显得有点笨拙。

她进厨房里面初步处理食材没多久,方彤彤就开门走了进来,探头一看,笑着说了句我来帮忙,就换好鞋跑了进去。

浦杰小心翼翼地装作去旁边卫生间拿东西的样子,侧目往里看了看,情况貌似很不错,既没有两只巨龙在互相吐龙息,也没有两个刺客带着笑给对方丢袖箭,方彤彤笑着指点孟沁瑶该用哪种刀该怎么用得好,而孟沁瑶也一副虚心讨教的样子凝神盯着刀锋,宛如个深山老林里巧遇了隐士奇侠的年轻剑客。

有点意外,梅盈袖没有过来,据方彤彤说,她心情不是太好,这阵子一直心烦意乱的,准备动身去下个目标景点玩,这就已经奔汉京了。

“她没缠着你一起去?”浦杰摸了摸头,有点纳闷。

“没。我也挺奇怪的。”方彤彤把调好的酱汁小碗放到桌子中间,一解围裙,笑着说,“可能觉得我运气不好,不敢带我跑了吧。”

“那是她没眼光,以后你一定会洪福齐天的。”趁着孟沁瑶还在厨房忙活最后的工序,浦杰郑重其事地说,“有我在,再也不会让你运气差了。”

这可是他从相信了投影所说的事情后就在心里确定了的事。

他和方彤彤的气运既然已经是共享的一体,那他就一定要维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平线上,一托二造福俩。

唯一的问题是,那个提升概率的技能,还是需要可抽取的目标才方便发动。奥雷巴那个公交车分身已经证明了小马甲无交集的状态下,提升过也很难被选中。

他在这儿边吃边出神,孟沁瑶过来坐下,就跟方彤彤开口聊了起来。

超大胆清纯的小妹子性感来袭啦

孟沁瑶并不擅长闲聊,但方彤彤恰好补上了这个短板,带着话题跑都能让谈天很顺利地进行下去。

不过牢记着之前的教训,浦杰回避了孟沁瑶暗示的眼神,没有在饭桌上说起别墅里未来的安排。

即使方彤彤今天就要大概率进入经期,脾气说不定会比现在更不稳定,他还是愿意在晚上放着舒缓音乐的床上,拥抱着她一边亲吻一边好声好气地商量。

孟沁瑶可能还是不喜欢这个充满方彤彤存在感的房子,饭后稍微休息了一下,就起身告辞。

方彤彤早已经吃过了镇痛药,她知道浦杰不需要午休,就乖乖自己进屋躺下,等着每月一次的小劫难随时降临。

知道周期第二天才是最难受的时候,他还算比较放心,陪着她说着一句句闲话,等她香甜睡着,才轻手轻脚走去书房,准备打发自己非常充裕的时间。

苏麟和肖帅光已经入队签订合同,只等着他回头碰面深谈,大致确定职业规划,并尝试拉拢人心。算算时间,差不多也该是放下新马甲的时候了。

边翼小将王仲鸣,就这样从草稿变成了存在于世界上的人,主动向朝阳递出了橄榄枝。

他渐渐捉摸到了设定球员高能高潜的一些关键点:生长环境有足球氛围;家中双亲至少有一个是铁杆球迷,最好是当家作主的那个;有能够长期坚持踢球学球的机会;有自己的主见,不会被素质糟糕的基层教练带偏废掉……

对浦杰来说,与生俱来的天赋反而是最不需要考虑的那个,他的底气,就是超能力和汉央十几亿人这个完美搭配能生成的无数可能性。

等到他主张资助的那些小型足球培训队和偏远地区的基层热心教练开花结果之后,渠道的问题就再也不需要顾虑。

毕竟现在多家汉超大俱乐部也都纷纷搞起了“毛遂自荐”、“发现你身边的足球天才”之类的奖金活动,论吸引力,才开始出现在体育新闻上的朝阳顿时被压下了一截。

还好朝阳的吸引力另外还有一部分来自一线队首发比赛位置和薛超这个仅仅半年就打出来的超级天才。

榜样的力量差不多还能维持浦杰发动能力的合理性。

至于之后,就容易多了,年底瓦雷联收购成功,伯雷艮甲级联赛对青年球员的吸引力只怕比汉超要大得多,毕竟,亚冠和奥冠的差距,可是真正档次上的区别。

不管是在豪门踢球,还是和豪门对垒,对于有上进心和梦想的球员来说,都是足够激励出无限热情的目标。

即使已经很熟练,受限于汉央近几年才开始推进的足球普及化程度,他变着花儿的设置,暂时还是无法设定出一个和薛超潜力相近的天才,投影会一遍遍不厌其烦地提醒他所欠缺的部分,而不管怎么修改,还是会有问题存在。

浦杰只好暂时放弃强行打造天才纵队的念头,继续投放各种出色的拼图球员。

放低要求后,防守型中场吴君仁成功激活。

忙碌了两个多小时,他休息一下醒了醒脑子,查了一下自己的气运,没有被消耗多少,然后强迫症一样看了一遍其他人的,方彤彤当然和他一样,其余也都状况良好不太需要担心。

他松了口气,打开文档开始码字。

故事的名字还没起好,有点贪心的浦杰还在写成系列和单本独立完结之间左右摇摆,书名当然也不能马虎。

他这次的野心不小,写着攒在手里不发,等到杰耀经纪正式开始拓展娱乐和文学版图,就直接把钱左手倒右手卖过去版权,让赵晓珂组织人手改编成剧本,以他的财力和超能力,自己投钱自己创马甲拍一部电视剧出来不也挺美。

金梓那时候应该都已经有了一定的名气,等于公司有了个现成的流量宝贝,拿来当涉足演艺圈的敲门砖再合适不过。

正带着美好的未来畅想和缠得歪歪扭扭的创可贴奋力敲打着键盘,浦杰突然听到卧室那边方彤彤低声哎呀了一句。

他马上一个箭步窜了过去,紧张兮兮地冲到床边,看着明显刚刚睡醒的她问:“怎么了?”

她面红耳赤地掀开被子往下看了看,很是奇怪地说:“这次……怎么一点也不疼了,什么感觉都没有,就来了。啊啊……裤子和床单,都要洗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ba/tg.js"></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