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影院

♂ ,

我一直和这只泰迪熊对视着。之前梦境中附身泰迪熊,我十分明白这些熊是有思想的。虽然不知道它们的智商有多少,但至少和十来岁的孩子差不多。

很显然,泰迪熊绝对不笨。

它锋利的牙齿刮过了我的皮肤,但并没有伤害到我。我都能感觉到它身体里面柔软的棉花。

就构造上来说,它大体还是毛绒玩具,多了耳朵和手,多了一口牙齿,但这也不影响它的本质。

泰迪熊吐出了我的手后,就安静和我对视。

我突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和它交流吗?它应该能听懂我说话,也知道汇乡许多事情,但我听不到它的心声啊。

吕巧岚恐怕也没办法和这只泰迪熊心意相通。

我正考虑这件事,就听到了一下吸气声。

我心中一紧,猛地回头,泰迪熊也转了头,动作迅猛地扑向了另一边的床下。

我脑中灵光一闪,伸手捞到了空中的泰迪熊,站在床上一看,贴着床的地板上趴了半截身体。

短发mm的黑白性感

“孟华……”我叫出了那只鬼的名字。

孟华正在瑟瑟发抖,脸上还涕泪横流。

他捂着自己的嘴巴,但之前的声音还是暴露了他的存在。

实际上,就是他自己不出声,我还是能感觉到他身上鬼魂的阴气。刚才不过是太投入地想着泰迪熊的事情,再加上我真没想到孟华会一块儿被我从梦境中带出来。

孟华很恐惧,不光是对泰迪熊的恐惧,还有对我的恐惧。

任何人碰到这种事情都要吓得不轻吧。

我在床上盘腿坐下,泰迪熊就放在我的腿上,手圈着它毛茸茸的肚子。

我可不希望泰迪熊现在就把孟华给消灭了。

和孟华,我想还是能用语言来沟通的。孟华知道的可能还比泰迪熊多。这可真是意外之喜。

看孟华的身影有些单薄,恐怕是被泰迪熊伤得不轻,我也不拖时间,单刀直入地质问他有关汇乡的事情。

我的梦境很跳动,只看到了孟华变鬼初时的情况和之前遭遇泰迪熊的一幕。在这两者之间,十年左右的时间,肯定发生了很多事情。孟华对付欺负自己儿子的恶棍,可是很熟练的,总不是一夜间就能有这样的经验。

孟华真的是被吓到,也没隐瞒,颓然说了自己知道的事情。

“……那个叫引路人的消失之后,我就和我儿子一起。对门的李婆是个好人,帮着照顾我儿子,给他做饭吃。我妹妹和我小舅子有时候会来闹。我是出事故死掉的,赔偿金有几十万,加上房子,本来够凡凡念个大学出来,找个工作……他们那样,我不可能不管,闹了几次之后,他们是真的怕了。我想办法让他们把钱存到了凡凡名字的账户。凡凡从小就老实,有些不太懂人情世故。李婆的儿子不知道怎么,打听清楚了所有事情,就问凡凡要钱,我又吓唬了他。我把银行卡的事情告诉李婆,李婆真的是个好人,也就是有时候拿钱帮凡凡交学费,买衣服,买点好吃的补补,买了吃的她自己都不舍得吃一口……”

孟华很感伤,也可能是要彻底消失了,情不自禁回忆人生。

“……我每天跟着凡凡,保护他。他那个性子,在学校里面总有些坏学生要欺负他,我教训了那群小鬼几次,他们就顾不上凡凡了。”

“你做了什么?”我问道。

孟华的能力似乎不是我之前以为的,就是动一动活人,绊他们一跤,或者打他们一下。

孟华看看我,又看看泰迪熊。

泰迪熊对他呲牙咧嘴,似乎还要跳下去吃掉他。

我连忙抱住了泰迪熊。

孟华缩了缩身体,回答道:“我,我也不知道……只不过,我碰到的人,只要我故意去碰他们,他们就会和人吵起来、打起来。”

这有点儿像是某种能力,还是挺另类的能力。

我有些理解他面对泰迪熊时候的束手无策了。泰迪熊显然不可能被这种能力影响,当时也没有其他东西可以和泰迪熊打起来,真要动手,可能就是泰迪熊打孟华的儿子了。

“那个女鬼呢?又是怎么来的?”我接着问道。

要是汇乡的鬼这样来无影去无踪,随便乱跑,危险程度就又上升了。

孟华先是不解,看到泰迪熊后,了然了几分,回答道:“她是凡凡高中的学生,死了很多年,我在学校里面碰到她的。她比我资历深,知道很多事情,也认识很多鬼。有时候,她会到其他地方……”

孟华顿了顿,一咬牙,说道:“杀人,杀外地人。”

我心中一凛。

“她好像只能杀死学生。有些小孩跟着打工的父母来我们这里,被她盯上了,她就会杀死他们。还有一些……”孟华声音哽咽了一下,“有些跟着外出打工的父母出去,回汇乡的时候,会有些变化。”

“变成了外地人?”我平静地接了一句。

孟华颓然点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就是变成了外地人,变成了……这里的鬼可以杀的对象……我没想到,她会盯上了凡凡……凡凡他居然会变成外地人……怎么会这样……”

孟华不理解,我却大概能猜出来。

汇乡人和外地人之间的区别,不是户口本上显示的信息,而是心理。

这里的规矩本来就是依靠汇乡人的念在维持。不认同这些鬼故事的人,无论如何都无法当汇乡人。

孟华的儿子,在外头可能增长了眼界,不再相信鬼怪,可能还相信这世间有鬼,但对于汇乡的规矩已经不再认同,他便不再是汇乡的人了。

他也就成了能够被攻击的目标。

“那她的死呢?”我又问道。

两次目睹鬼魂的死亡,都是被其他鬼杀死。要是能弄清楚这一点,我救陈晓丘的时候,或许会省不少力气。

孟华呆滞的眼神稍微多了一份清醒,摇头道:“我不知道。我从来没见过。我也没见过……”他看了眼泰迪熊,“我也从来没见过异客。”

他竭力避免看向我。我猜测,他的眼中,我也是发光的,可能和泰迪熊身上的光差不多,甚至更强。

“鬼打墙和那个引路人的事情,你知道多少?”我没有怀疑孟华说的是否属实,问出了下一个问题。

孟华听到这个问题,仍旧是摇头。

他这十年,看来没做什么正经事情。或者说,他的正经事和一般鬼魂的“正经事”不同,是看顾自己的儿子。

“我没害过人,我也知道,我快不行了。求求你,去找我儿子,让他赶紧离开这里吧。”孟华哀求道,“他只是个普通的小孩,什么都不知道。他考上了外地的大学,在这里也没亲人朋友。让他离开这里,快点离开这里吧!”

这对我来说只是小事情,我点头答应下来。

孟华好似再无牵挂,变浅的身影彻底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