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视频app下载官网

点燃蜡烛。

房间变得昏黄起来。

从灶房里热了一些饭菜,正吃着,邓大头从外面跑了进来。

“苏丫头,出事儿了,你快去看看。”

“什么事儿。”

“村长家里的小儿子一个人跑到山上去了,人刚找回来,但是腿断了,县里来的大夫说没救了,你去看看,看看还能不能救。”

“……”苏沫儿把筷子放在桌子上。

柳大壮腿断了?

“沫儿还是个孩子,她怎么能够……”

周氏心里还是不想苏沫儿抛头露面的。

尤其是杀人狂的名头传出去之后。

更不想苏沫儿出门了。

丛林中的红衣少女

这些天因为苏渠山的事儿,她也没有操心家里,乍一听见邓大头的话,开口就阻止。

先不说女儿家抛头路面的名声不好,就算名声好了,也不能去给一个断腿的人看病啊!

如果看不好,被人讹上了怎么办?

村长是个好的,但是村长媳妇儿可不好相处。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周氏见苏沫儿站起来,眼里带着抗拒。

苏沫儿摇摇头“娘,我得去看看,咱们来这里之后村长帮了不少忙,虽然说那些事儿本就应该村长处理,但是,如果咱们遇见一个糊涂村长,日子也不会这么顺利,既然遇见事儿了,就去看看,如果我没有把握,不会下手的。”

“那,那好吧,你快去快回。”

苏沫儿点点头,迈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将自己的银针装好。

这个东西出门就得带着,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用到了。

走出家门,跟在邓大头身后。

小跑的往村长家里走去。

走进大门还能听见村长大儿江氏媳嘀咕说话声:“苏家那个丫头可真本事,差点儿把咱们大壮害死。”

“大嫂你少说几句吧。”

村长二儿媳妇儿邓氏觉得自家妯娌说的话不怎么好听,皱着眉头,回了一句。

谁料,江氏脸立马就黑了。

“弟妹可真是好人,如果真好,大壮出门的时候怎么不拦着。”

“……你这是没事儿找事,谁一天不出三次门,我还能把人给绑在家里不成。”

“你如果把人给绑在家里,哪儿还有这么多的事儿。”

江氏一脸的得意,把事儿的责任全都推到了邓氏身上。

江氏把邓氏气的没话说,得意的时候,余光瞧见往家里走的苏沫儿,三两步走到大门前,伸手就把苏沫儿往外推:“你来这里干什么,看笑话呢,你们姓苏的没有一个好东西?”

被人指着鼻子骂,苏沫儿心里烦躁的很。

伸手把江氏的手指捏住,往后一折。

“啊…………”

江氏惨叫声响了起来。

苏沫儿眯起眼睛:“不会说活就闭嘴,跟个疯狗一样乱咬人,泼妇,以后你求我,我都不会进你家家门。”

话落转身就要离开。

决定给柳大壮看腿是情分,柳大壮这个人在她看来还挺不错的。

不过,既然进不了家门,那就算了。

若是柳大壮的腿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也不能怪她,谁让柳大壮有个拎不清的大嫂,如果日后埋怨了,只能怨江氏两只眼睛长在了脑门子上。

总归,上门给人看病,还求着别人?

什么道理?

邓大头瞧见苏沫儿转身往外走去,赶紧的把人给拦住了。

“苏丫头,你只要给大壮看好腿了,以后你的生活会方便很多,村里人也不会为难你了,可别冲动。”

“不用,面子是自己挣得,不是求着别人得来的,酒香还怕巷子深?”

苏沫儿话落继续往外走。

“我呸,不过是个杀人狂,还真的把自己当回事了?酒香?是臭吧,一家子都是贱人。”

江氏说完,对着地面淬了一口吐沫。

邓大头回头瞪了一眼江氏。

以往不觉得女人蠢一点儿有什么影响。

现在呢……

女人蠢起来,真的是无药可救啊!娶回家一个蠢女人真的是不如电打个光棍。

幸好幸好,幸好他娶回家的婆娘比较温和,虽然这样在大事儿上拿不出什么主意来。

但是总归不会误事儿。

这样,就可以了。

生活可以过下去,就没有什么好求的了。

邓大头再一次对自己的生活感觉到满意,果然生活的满足感,都是跟人对比才有的。

“你说谁是贱人?”苏沫儿气笑了回头看向江氏。她是人,虽然在心里告诫自己不用跟狗一般见识。

但是呢……若是一条疯狗抓着人就吠,那也挺麻烦的。

“说谁谁知道。”

被苏沫儿瞪了一眼,眼看着苏沫儿靠近。

江氏开始小步往后退去。

心里也有些奇怪,不过是个瘦弱的死丫头,她怎么就觉得害怕了呢。

就算有传言小姑娘杀人了,这不,来了柳家屯以后老老实实的吗?名声都被人给败坏了,都没有放个屁,这样的人,有什么好怕的。

猛地站在原地。

梗着脖子:“你干什么,你是不是要造反了,小心把你送官了。”

“造反?造的谁的反,当今天子不是陈姓吗?怎么……你家有皇位继承?现在是你家的天下了,还是你有心想要趁乱谋反?”

“你你你可别胡说。”

江氏害怕了。

这造反能够随便说吗?

跟造反有关的,若是官府追究,一家子的人都得被宰了。

“哪儿是我说的,造反这两个字不是从大婶您嘴里说出来的吗?”

苏沫儿好笑的看着江氏。

愚蠢的人,三句不离作死。

能够安稳的活到现在,不得不说是个奇迹呢。

“你说谁大婶,我打死你个死丫头。”

江氏的注意力又被苏沫儿的话给引走了。

注意力一点儿也不集中,三言两语就能被人带着走,愚蠢又喜欢找死。

“打什么打,你把苏丫头打了,谁给大壮看病,你是不是看不得大壮腿好,你按的什么心思?”邓大头也被气到了。

对着江氏就是怼。

“我,我没有,明明是你们想要害死大壮。”

“你说话可是得讲道理,沫儿丫头在外的时候就会治病救人,你若是不信可以找人问一下,现在拦着苏丫头,还不让进门,说不准心里藏着什么恶心人的想法。”

“我说了我没有。”

“你还是少说几句吧。”邓氏把江氏往后一扯,走到苏沫儿身前。

“我带你去见村长,至于能不能给大壮看病,得看村长的意见。”

“可以。”

苏沫儿点头。

回头往人群看去。

对上江氏,露出勾起一抹笑。

江氏恼羞成怒,从院子里找了一个木棍,对着苏沫儿的脑袋砸了过去。

幸好邓大头反应够快,推开苏沫儿,加上邓大头身高要比苏沫儿高上一头,江氏的一棍子就给打歪了。

打在邓大头后背上。

对于男人来说,后背上来一下子。

算不得什么问题。

打了人之后,江氏不知道哪儿来的胆子又没了,站在院子里哆哆嗦嗦的:“不是我,不是我。”

“不是你,可真的不是你。”

苏沫儿从江氏手里将棍子夺了过去。

对着江氏脑门子来了一下。

江氏直觉晕倒在地上。

“不是我,也不是我。”苏沫儿说完往堂屋走去。

邓大头今儿受到的刺激有些多。

伸出手指,落在江氏鼻子下方,还有呼吸,只只昏迷过去,并没有死。

邓大头放心了。

招呼两个人把江氏送到房间里。

苏沫儿走到堂屋,村长一脸愁苦,在堂屋里还坐着一个大夫。

应该就是邓大头嘴里那位从县里请来的大夫了。

“村长!”

苏沫儿走进房间,问候一声。

村长视线落在苏沫儿身上:“苏丫头过来了,随便坐吧。”

“村长,沫儿是个有本事的,没有迁到咱们村子的时候,就跟着一个大夫学医,本事还不错,要不要让苏丫头给大壮看看。”邓大头带着苏沫儿过来,就为了让苏沫儿给柳大壮看病。

这会儿瞧见村长,自然不会让苏沫儿主动的毛遂什么自来着。

“有什么好看的,骨头都断了,腿肿的跟棒槌一样,就算是华佗在世怕是也治不好的。”

坐在一旁黑脸大夫瞧了苏沫儿两眼,言语有些偏激。

听见这话,苏沫儿多看了几眼黑脸大夫。

这个人吧,身上带着淡淡的药草味儿是个长时间跟药打交道的。

就是不知道有多少本事。

“你以为我不知道苏丫头有些本事,但是大壮这腿有些严重,如果不截肢,怕是小命都留不住,但是截肢的话,小命依旧不一定不能保住。”

见村长说的这么严重,邓大头没有继续说话。

看向苏沫儿。

苏沫儿思考一下说道:“我去看看,都说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或许我就有法子呢。”

“对对对,死马当成活马医,当初我那牛就是这样治好的,村长你就让沫儿看看呗。”

村长摇头,没有同意。

倒不是看不起苏沫儿,而是,如果真的看不好,县里来的大夫,是他儿子命有一劫,躲不过去,毕竟黑脸大夫是有名堂的,不会被人责备,若是让苏家丫头看,甭管有没有问题,孩子他娘都会怨恨这人的。

村长活了几十年,虽然算不上见多识广,但是对于人性这两个字,有很深刻的认识。

人骨子里就带着欺软怕硬的孽根。

甭管是谁,都是这般。

“沫儿若是来探望,那没有问题,但是大壮的病已经由秦大夫接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