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7_a2045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承蒙滕老板挂念,滕青公子呢,怎么不一起带来,是因为心虚还是害怕啊,老子有胆有识,儿子却是棒槌一个,您老就没回家问问夫人,那到底是不是的种,连我这个外人都觉的们父子很不相像,觉得呢?”

我的话脱口而出,滕远州立马青筋暴起,不光是他,恐怕随便揪个男人出来,听到别人骂这种儿子不是其种的话,都会发飙吧,我就是要激怒他,人愤怒的时候,就会露出破绽,就越容易将其打败。

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不光要在身理上折磨他,心理上也要狠狠地敲击,我要他,败得彻彻底底。

滕远州的忍耐力,比我想象中的要好上那么一些,他没有立即动怒,短暂的愤怒之后,他忽地笑出来,指了指我身边的几个人,“罗阳,就带这些个喽啰,就敢打我滕某的主意,不觉得活腻歪了吗?”

“兵不在多,精而又量。”我同样指了指他身后的几人,唯独没指艾晴,“我能保证,带的这些狗腿子,一定会被打到屁滚尿流。”

“好啊,我拭目以待!”

滕远州说着往后退一步,把位置给周同四人让出来,“阿拳,家父让我转告,如果今晚能取到罗阳的人头,他会倾尽全力,帮把五形拳传承下去。”

“五形拳,拳神的传人?”

直到卫老惊呼出声,我才正色地打量那个青年来,开始只是觉得他挺特殊的,没想到他竟然是对方的核心打手。

那个青年自信地点点头,“正是!”

首%{发OM

文艺妹子清新旅行写真

“全哥,胖子,们俩对付那个黑衣保镖,静静,对付那个女人,卫老,对付苍鹤。”

听滕远州的意思,那个阿拳非同小可,我很想跟他过几招,卫老听后摇摇头,“罗阳,对付苍鹤,拳神的传人,交给老夫。”

卫老说完直取阿拳,根本不给我拒绝的机会,我强求不过,只好奔苍鹤而去,交锋的瞬间,双方势均力敌,谁也不能保证自己的一方占绝对优势。

阿拳的招式很凌厉,五形拳变化无常,是以阿拳的手形需要经常变换,卫老实战经验丰富,尚且能应付阿拳的攻击,但想逼退阿拳,很难。

怪不得滕远州要跟阿拳讲那番话,阿拳的实力确实很强横,卫老绝对是我方最强的战力,连他都拿阿拳没辙,我们就更不行了。

最关键的是,阿拳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成就,那将来发展下去,势必会成为我的心头大患。如此年轻又有不凡的实力,我只能想到一个人,那就是冷月,恐怕这个阿拳,和冷月是一个类型,都是那种武学奇才。

应付苍鹤的同时,我一直盯着卫老那边,如今的我已不同往日,应付苍鹤倒不算太难。苍鹤见我小瞧他,招式更加的凌厉,招招直取我的要害,让我最担心的,便是戚静静,艾晴的实力我很清楚,就连苍鹤都未必敌得过她,戚静静再怎么说还是年幼,心智和手段她都玩不过艾晴,我怕她有闪失。

但我的担忧好像很多余,戚静静和艾晴斗得难解难分,一时间也分不出胜负,至于周同,他是对方最弱的一个,火狼和胖子应付他不成问题。

滕远州靠在车门上,静静地看着里面的战况,他的脸上没有任何担忧之处,就好像今晚他赢定了。

我一直没给疯子发消息,因为这样的战斗,叫再多的兄弟都没用,只能凭借手上的几个高手对决。

苍鹤攻击凌厉,我不退反进,一个呼吸之间便将两只手套戴好,这是我反复练习的成果。

自从罗刹一战之后,我经常总结实战经验,两把匕首是我的杀手锏,掷匕首我已经非常熟练,力度也够,关键就是戴手套的速度过慢,于是我就反复地练习,直到今天,我终于可以在一个呼吸内将手套戴好。

苍鹤顾及我的匕首,心中已有了退意,我还没出匕首他就这般,若是出了匕首,他不会尿裤子吧。

就在关键时刻,卫老那边发出一声闷哼,阿拳不知使了什么阴招,竟然将卫老打吐血。

卫老受到重创,阿拳用最快的速度逼近,显然是想直接置卫老于死地,只要杀死卫老,他们一方就可以占据绝对优势。

千钧一发之际,我直接朝阿拳掷出匕首,阻方住他的去路,再用腿逼退苍鹤,趁着阿拳和苍鹤躲闪,我跑过去扶住卫老。

卫老插插嘴角的血迹,“罗阳,小心他右手的半指手套,他可以操纵电流,千万别被他的右手击中。”

“嗯,您小心一些。”

我和卫老互换位置,他阻拦苍鹤,换我来对付阿拳。

“对,阿拳,是他,只要拿到他的头,老爷子就会给承诺的一切。”

滕远州的提醒让阿拳眼中露出狼性,我无奈地招回匕首,看向阿拳,“有的时候,越是具有诱惑力的东西,就越有毒。”

我是想告诫阿拳,毕竟看样子他和滕家只是合作关系,滕老爷子给他开出的条件是很丰厚,但他也得有命拿才行。

“拿命来!”

阿拳快速朝我冲来,右拳在前,他是想利用手套的电流,我将匕首再次掷出,阿拳身手矫捷,竟然轻易躲开,实在没招,我只能出拳相迎。

两只拳头相撞,阿拳是什么感觉我不清楚,但我的整条胳膊被电的酥麻,再使不出半点力气。

“怎么样,好受不?”

阿拳后退几步,甩甩胳膊问我,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整个场中突然安静,所有的目光都看向我。

连卫老都被暗算吐血,他们想看我接了阿拳的一招,会不会受重创。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嘴脸缓缓溢出一丝鲜血,使劲吐出一口血沫,我冲阿拳伸出拇指,“确实很强,但想取我的头,也不是那么容易。”

使劲伸展右臂,那种酥麻的感觉缓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疼痛,伸展的时候,手臂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阿拳看到这一幕,眼底露出欣喜之色,“罗阳,不得不承认,是一个很有趣的对手,这句话,我已经很久没对别人说过了,但绝对配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