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4_a2045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我揉着两侧的太阳穴,把脑海里能想到的因素通通推理一遍,实在是想不到赛琳娜失联的原因。

   “罢了,所有的空想都是白扯,等到了地方再说吧。”

   李筱婷:“嗯,随时保持联系。”

   送走李筱婷,我在酒店的电脑上查俄罗斯的地图,中国的各个省市位置我脑海中大概有个轮廓,那是因为从小学起,每个教室里都会贴两张地图,耳濡目染,就是不刻意去记,都会潜移默化地留在脑海里,可俄罗斯不同,我甚至不清楚莫斯科的具体方位,更别说是一些没听过的地方了。

   “东西伯利亚海在哪儿?”

   陈泽兵当时刚好在喝水,听了这话全喷出来,问:“说哪里?”

   “东西伯利亚海。”

   “这么远,我滴个娘哎,那要纵穿整个欧洲了。”

   “具体位置是,东西伯利亚海上的几个岛。”

   “噗~”

   鬼仇不耐烦地给了陈泽兵一拳:“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大美女萌萌唯美清纯可爱

   “不是我夸张,是真的很远,不信等赶路就清楚了,现在是深秋,眼看就要入冬,祈祷最北端那几座城市还可以赶飞机吧!”陈泽兵完全是实话实说,如果没有飞机,光靠赶火车的话,那从俄罗斯境内赶到东西伯利亚海就得三到四天,而且还是日夜不停歇的赶。

   “找到了。”

   我将电子版地图放大,虽然有些模糊,但大致看的清,用手指比划一下,从燕京到俄罗斯的距离,都有中国最北端到最南端那么远了,东西伯利亚海虽然和燕京同在东一,但却没有直达的飞机,我们得先到莫斯科,再转飞机去东西伯利亚海。

   直到见了实物,鬼仇也不再说陈泽兵夸张了,对于经常在华夏待着的人,这个距离确实令人犯怵。

   休息一晚,第二天我们吃了早饭就去赶飞机。

   这趟航班是从燕京返程俄罗斯的,机上都是俄罗斯的金发空姐,瞅着是挺养眼。

   和几位年轻靓丽的空姐共处了将近八个小时,航班终于抵达莫斯科,刚下飞机就感觉到了珠海和莫斯科的气温差异,珠海穿的衣服在这边根本施展不开,带的几套运动衣压根配不上用处。

   @最FJ新,章{节上酷NF匠网^

   落地莫斯科我们也没记着转机,一人买了身军大衣穿,为了保险起见,陈泽兵还建议我买了厚皮靴。

   我觉着应该没有那么夸张,但还是听他的建议买了。

   我们仨穿军大衣拍了张照片,传回去给小姨她们看。

   小姨说,如果有机会,就让陈泽兵从俄罗斯带个女朋友回来,俄罗斯男少女多,而且马背上长大的姑娘个个都很优秀。

   “这个得看缘分吧,也得看他个人喜不喜欢,感情是不能去强求的。”

   “东西伯利亚海现在该冷了,们穿这个是对的。”小姨已经从李筱婷那里了解到我们要去的地方。

   跟小姨聊完,我们在当地找了家粗粮馆解决晚饭,又去商店买了干粮,这才折回机场赶飞机。

   可能真被陈泽兵这张乌鸦嘴给说中了,我们只买到了莫斯科去雅库茨克的机票,并没有买到科雷马河的机票,而显然还是后者离东西伯利亚海近一些。

   我是想再等等看,也许能等到去科雷马河的航班,但实在压抑不住内心的急切,当即就出发了,心想到时候从雅库茨克转科雷马河不就得了。

   又看了五个多小时的金发空姐,这才落地雅库茨克,落地时间是当地的傍晚。

   我们三个肚子饿的咕噜噜直叫,但还是耐着性子排队购票,好不容易排上去,售票员竟然告诉我们,去科雷马河现阶段只能赶列车。

   我缠着售票美眉不肯走,问她去科雷马河有没有更好的捷径可走,售票美眉摇摇头,还是说只能乘列车。

   渐渐地,我们发现连英语都不好沟通了,因为越往东走人烟越稀薄,会说英语的人真的不多。

   陈泽兵拍拍胸脯说,这个包在他身上。

   我和鬼仇裹着被子在旅馆等着,不时陈泽兵带着一个金发妹子回来,指着给我们介绍说:“这位叫丽达,是精通英、俄两语的翻译小姐,就叫华语也会说一些,有了她,我们可以任意去往俄罗斯境内的任何地方。”

   “好样的。”我和鬼仇激动地望着丽达,那时候觉得她和金子一样宝贵。

   陈泽兵把丽达安排在旅店,由于不知道要用多久,就先付了两千人民币的定金,而且这货还偷偷跑出去给丽达买了件大衣。

   我和鬼仇猜测,陈泽兵该不会真看上丽达了吧?

   毕竟丽达很有特点,长得也好看,再一个俄罗斯人鼻梁一般都高,姑娘就算再难看,也难看不到哪里去。

   休息一晚我们就从雅库茨克出发,出来并不是为了玩,在赶到目的地之前,绝对不会松懈赶路。

   雅库茨克去往科雷马河的列车上,丽达为我们介绍通过的各个站点,还真有点当导游的潜质,而且她时不时会喝几口白酒,看的我们仨面面相觑。

   丽达白酒都是咕噜着喝,我们仨也就敢这么喝啤酒,白酒的酒量根本不在一个级别。

   不过也不用汗颜,毕竟两国的气候相差甚远,土生在俄罗斯的人,是要靠着白酒过冬的。

   列车和飞机比不了,用了整整一百天的时间,我们才赶到科雷马河。

   “到了,现在距离东西伯利亚海的码头只剩下一白天的车程,那边路不太好走,森林里也很危险,所以我们明早要租车去。”丽达用半生硬的华语说道。

   “租车?”

   其实,我倒是觉得,她能把华语说到这种程度已经很难得了,就不要再计较生不生硬了。

   丽达:“对,要租那种结实的车子,这个可能比较贵,而且还需要交付卢布。”

   “人民币不也是钱吗?”陈泽兵有些许不解。

   丽达:“我没有说人民币不是钱,只是要理解下这个地方,咱们现在在科雷马河最北端,一般没有游客来这边玩。”

   “丽达,那我们在哪里能换到卢布。”我知道想租车,没卢布是不行了。

   “往南一些有个银行,那里就能换到。”

   “那我现在去换。”

   “去吧,要是能换回来,这趟翻译费用我不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