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4_a2072

在往下沉的时候,我憋住了呼吸,可是很快的,撑不过三十秒,我马上就不行了。

海水进入了麻袋中,我被水淹没。

我喝了几口海水,剧烈的挣扎,被呛到了。

一切都是无用的,在这个黑暗的麻袋中,我看到了天堂。

越是呛到咳嗽,就越是喝,这种世界末日大难临头的感觉,我总算也深有体会了,以前总喜欢把人装进麻袋中扔进河里威胁他们要淹死他们,现在轮到了自己,才体会到了这种感觉的可怕。

这时候,突然的感觉到袋子被提上去了。

我像是被提出海面了?

果然,海水出了麻袋,我又能呼吸了,我剧烈的咳嗽着。

被放回了船板上。

麻袋打开了,我剧烈的咳嗽着,呛得我要死。

眼泪跟海水混了满脸都是,我红着眼,擦了擦眼泪,擦了擦口水。

见到面前的人,是程澄澄。

小清新白衣治愈系女生早安写真

她没看我,只是个背影,看着远方。

我站了起来,她的手下拿来了一张浴巾给了我,我拿来,擦着头发。

这是在她的游艇上,而旁边的,是刚才我坐出来的那艘船。

原来程澄澄在命令淹死我我出来之后,她上了游艇,跟着我们的船出来了。

我擦着头发,说道:“怎么,舍不得?”

程澄澄说道:“死亡是什么滋味?”

我说道:“要杀就杀,一定要这么玩吗!”

我还嘴硬呢,没办法,这时候不嘴硬,我总不能求饶。

程澄澄说道:“在口袋里的时候,怎么不嘴硬。你刚才叫的什么?最后一句。”

我叫的什么?

我问道:“叫什么。”

程澄澄说道:“叫谁的名字。”

我叫的是程澄澄的名字。

我说道:“那不是怕我自己被你淹死了叫的吗,你以为我是想你吗!”

程澄澄说道:“临死之前,你叫的是我名字。”

我说道:“是吧,你可以这么认为,那是我不想死,我怕死,我求你放过我。”

程澄澄说道:“是,我舍不得杀你,狠不下心。”

外面下雨,她走进了游艇里,船舱中。

我跟着走了进去:“你是吓唬我是吧,为什么?”

程澄澄坐下,说道:“我是想杀你,但我狠不下心。”

我坐了下来,坐在了她的对面。

程澄澄继续说道:“因为我想,你也舍不得杀我。”

我说道:“是啊,我喜欢你啊。”

她没说什么。

一会儿后,我说道:“留着我,是你的后患。”

程澄澄说道:“好。”

我们之间相互有个默契,不对想着要把对方的生命从世上抹去,但却想着要把对方的势力抹去。

我们是敌人吗。

不像是。

可是我们这是哪门子的朋友呢?

程澄澄说道:“临死之前,想的谁?那一定是你最爱的人。”

我说道:“你不会说是你吧,当然不是。不过沉下去的时候,哪有时间想谁,那只有惊慌,失措,恐惧,害怕,占满了整个脑袋。玩我很好玩吧。”

程澄澄说道:“没想玩,想杀你,下不了手。”

我说道:“好吧,能送我回去吗,好冷。”

果然,她真的是对我不舍得下手的。

我相信在她开口扔我下海底的时候,是真的动了杀心的,但是下令了之后,她自己又后悔了,她舍不得我。

她不像甘嘉瑜,甘嘉瑜真正的泯灭人性,毫无人性,程澄澄对别人也是没人性,对贺芷灵对其他人的那种疯狂的要致人于死地的表现,足够说明她的心狠手辣,但唯独对我,有感情。

程澄澄让手下转头回去。

我说道:“我们以后就是两条线的人,两个立场不同的人,敌对派。以后你们和四联帮合作,对吧。甘嘉瑜,没想到你会和甘嘉瑜那种人合作,来对付我。”

程澄澄说道:“她还不配和我合作。”

我说道:“我知道你向来看不起别人,但你已经和他们合作,对付我们了。”

程澄澄说道:“你们太强大。我这么砸你们的清吧,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说道:“砸就砸,还让你手下穿上人家四联帮的衣服,果然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程澄澄说道:“你认为我会和他们合作吗?”

我说道:“是吧,是不想合作,但是很无奈,不合作的话,你们就显得势单力薄。”

程澄澄说道:“凭我们的能力,灭你们珍珠不难。可是你们有贺芷灵撑腰。以后你小心吧,记得让你的女人们也小心。刀剑无眼。”

我说道:“不论是贺芷灵,黑珍珠,她们如果被你害了,我一样不会放过你。”

程澄澄一笑,说道:“保得住你自己再跟我说这个。”

船到了岸边,然后我上了小船,离开了。

上岸了之后,连打了几个喷嚏。

出了他们酒店,往车停的位置走过去,阿楠和吴凯一见我出来,急

忙的跑过来。

问我怎么回事了。

身湿透。

我说道:“没什么,淋雨的。赶紧回去,要换衣服。”

他们也不在问什么。

回去路上,他们告诉我,因为我手机关机,黑珍珠打来了两个电话问我出来了没有,让我回个电话黑珍珠。

我给黑珍珠发了一条信息:出来了,没事。

回到了珍珠酒店宿舍,我就进去洗澡。

当我擦着身子出洗手间的时候,眼前站了一个人。

不用说,是黑珍珠。

我说道:“要不要这样子,我还没穿衣服呢。”

黑珍珠却不避讳我这样子,说道:“怎么回事,去了那么久。”

我问:“很担心我是吧。”

黑珍珠说道:“被扔进海里了?”

我一愣,然后看看她:“你怎么知道。”

我跳上了床上,钻进了被窝里,然后说道:“帮我拿过来几件干的衣服好不好,真的好冷。”

打了几个喷嚏,有点小感冒了。

她打开衣柜,帮我拿了衣服过来,居然那么听话,难得啊。

我在被窝里,不想动:“给我穿好不好。”

她不理我。

我说道:“好吧。”

我闭上了眼睛,说道:“像感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