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_a2050

虽然心情乱到极点,可这里并不是说话的好地方,方若宁将手里攥着的验孕棒用纸包着,丢进了垃圾桶,转身去盥洗台前洗手。

冯雪静见她把东西全都丢了,瞪了瞪眼,走过去低声问:“全丢?不留个纪念啥的?”

方若宁瞥她一眼,“你还怕他发现不了?”

“好吧……”

“走了,出去说。”

两人出来,保镖等她们经过后,才跟在后面。

知道肚子里多了条小生命,尽管已经是第二次怀孕,可方若宁心里还是有点不一样的感觉,突然之间,连走路都稳重了些。

可是,保镖就跟在身后,她又不能表现的太过诡异,于是暗地里又给自己做心里建设,一切自然就好。

“怎么办,先找地方吃饭吧?”冯雪静怀揣着大秘密,莫名地紧张起来,说话都鬼鬼祟祟。

方若宁鄙夷地看了她一眼,“你能不能镇定点?我都没紧张,你瞎紧张什么!”

“那是当然——万一东窗事发,你家霍总裁肯定追杀我,又不敢把你怎么样!”

“放心吧,没事的……”

阳光海滩度假美女唯美照片

两人找了家餐厅坐下,刻意选在靠窗的位置,周边客人少一些。

冯雪静一边翻着菜单一边问她,“你怎么打算的?还是不说啊?”

方若宁这会儿已经平复下来,脸色淡淡,摇了摇头,“不能说。”

“可是……你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确定没问题?毕竟之前那次……”

有了前车之鉴,这个问题方若宁也想到了,点点头:“当然是检查一下最好,可保镖不离视线,我哪里有机会?而且,前阵子网上舆论吵得那么热,我怕万一去医院被什么人认出来,又要闹个没完没了。”

冯雪静一叹息,跟着愁眉不展,“也是……”

“好了,先点餐吧,你想吃什么?”冯雪静问完,突然又凑近,好奇地八卦,“你是不是已经有了早孕反应?可是这样的话,你更加不可能瞒得住霍凌霄啊!”

“现在反应还不是很强烈,暂时能掩饰,所以……得趁着在掩饰不住之前,赶紧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处理完。”

“说得容易,做起来难如登天。就说赵林朗那个外籍老婆,既然人家家族势力那么庞大,富可敌国,我觉得女儿也不可能是个傻子,说不定人家早就知晓一切——”

方若宁点点头,“是,不排除这种可能,所以,我心里还有另一个主意……”

冯雪静翻着菜单的手一顿,定睛看向她,“什么主意?”

尽管保镖离得有些距离,不可能听到她们的对话,可方若宁还是不自觉地压低声音,“我想……如果拉拢Rachel的计划失败,那我只能去接近赵林朗了,他一心想着重新得到我,或许,这是一个机会。”

“什么?!”冯雪静吃惊不已,柳眉几乎倒竖起来,可惜偏偏不能大声,只好压抑着心里翻滚的震惊,骂道,“你疯了!霍凌霄若是知道,肯定得气死!”

方若宁很冷静,“所以,不能让他知道……更不能让他发现,我怀孕了……”

“若宁,你别冲动!你自己都说赵林朗早已不是当初那个赵林朗了,他现在就是一个变态、神经病!你去接近他,你知道他会对你做出什么事?何况,你现在怀孕了!你不能拿你跟孩子两人的安危去冒险!”

“我知道,但除了这个办法,我们真得很难想到其它有效的方法了。小静,如果我没怀孕,可能我还不会这么着急地想要摆平这一切事,就是因为有了孩子,我才想速战速决——赵林朗的存在就是一个不定时炸弹,早除早安心。”

她这么说,冯雪静能理解,尤其是赵林朗现在已经入主霍氏董事会。

同在一家公司,即便部门不同,身份不同,也难保不会偶然遇上,的确祸患无穷。

两人沉默了会儿,冯雪静抬手招来服务员,点了些口味清淡的菜式。

等服务员离开之后,冯雪静又看向好友,提出心里的疑惑:“可我怕,以赵林朗的小心谨慎,恐怕能识破你的伎俩,那样的话,你就真的危险了。”

“是,我现在唯一担心的也是这点,所以,这件事得从长计议,还不能进行的太突兀,不能让他察觉。”

至于具体该怎么做,方若宁心里大致有数,只是这种事往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况且赵林朗不是一般人,提前想什么策略怕是行不通,也只能见面后随机应变了。

吃完饭,两人分开前冯雪静还不放心,再度问她:“你真得想好了,瞒着你家霍总?”

方若宁拽住她的手,停下脚步面对面认真看着她,“小静,这件事我只告诉你了,你一定要保守秘密。不光是怀孕的事,还有我想接近赵林朗的打算,你全都不能说出去,知道吗?”

“哎呀,我知道……可问题就是——”

“你放心,我会小心再小心的,不说为了我,也要为我肚子里的宝宝。我会想一个万全之策才开始行动,而且,一旦发现有问题,我会第一时间通知霍凌霄。”知道好友担心什么,方若宁压着她的手一再保证,“总之,人身安全第一位,我不会儿戏。”

冯雪静看着她认真而明亮的眼眸,好一会儿,才无奈地叹息,“好吧,希望没事。”

“嗯,放心吧。”

两人正要离开,不料旁边有人经过,其中一个女孩儿突然指着方若宁好奇地问同伴,“咦……这不是前几天网上爆出来的那个女人么,就是嫁了霍氏集团总裁,却又跟其它男人勾勾搭搭,被人拍了照片发在网上的,叫什么来着……”

“哎,还真是哎!叫方……方若宁。”

两人一听这话,暗道不料,赶紧低着头加快步伐。

不料,那几个女孩子见她们要离开,居然追上来,“喂!就是你方若宁!嫁了豪门还不知足,趁着霍先生忙于处理家中事务,你还跟野男人私会!”

“大家快来看啊!嫁了豪门还出轨的女人!”

对方一嚷嚷,不止是吸引了保镖的注意力,也引起商场里不少顾客回头张望。

这年头,最不乏唯恐天下不乱的脑残,大家立刻围拢来,对着方若宁指指点点。

冯雪静之前还压着脾气,只想赶快走人,这会儿反正走不了,立刻回骂过去:“你胡说什么呢!谁出轨了?那件事人家当事人都解释清楚了,要你们瞎操什么心!”

“你是谁啊?跟这种女人做朋友的,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当事人解释的话谁信啊!肯定是东窗事发了才竭力否认呗!”

“就是!长成这样子,一看就是狐媚像!”

冯雪静火冒三丈:“你再胡说一句,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方若宁只想息事宁人,拽着她喊道:“快走吧,不要跟她们争论了!”

“呵呵,想走?没脸见人了吧!”

“老公那么厉害,有钱有势,你还跟外面的男人乱来,怎么想的哟!”

“不要脸,太不要脸了!”越来越多人围观,各种羞辱谩骂,不堪入耳。

保镖早已经挤进来,以一己之力护着两个柔弱的女人,想把她们带离是非之地。

可这些无脑网友的攻击力超乎想象,再加上冯雪静跟他们对着骂越发激化矛盾,一个个全都涌上来,不肯放行。

放着以往,方若宁也不会这么规矩,这会儿肯定要据理力争,可现在她怀孕了,还是孕早期的不稳定时候,担心这么闹下去会出什么意外,心里只盼着早点离开。

冯雪静见这些人太疯狂了,又想到闺蜜的情况,很快理智回笼,同样无心恋战,跟保镖一起,一左一右地护着她朝电梯那边挪去。

正混乱间,又有人上来前,帮他们拨开了那些骂骂咧咧甚至想要跳起来打人的疯狂网友。

情况急迫,没人去看到底是谁帮了他们,只顾着逃路,等艰难地到了电梯前面,竟正好看到电梯打开着,里面站了一人好像还帮忙按着开门键。

几人迅速入内。

“谢谢,谢……”危险解除,方若宁本能地连声道谢,然而,下一秒,对上那张淡漠含笑的脸庞,她突然僵了住,没说话的话都卡在了喉咙。

“赵林朗?!”冯雪静同样看到帮他们按电梯的人是谁了,当下本能地一声惊呼,而站在他身旁,刚才帮他们解围的人,显然是他助手或下属。

保镖自然也认出了对方,只不过,他不知道什么赵林朗,他只知道面前这个年轻英俊却挺有气场的男人,是公司新上任的董事,叫Geller。

“谢谢Geller先生替我们解围。”保镖哪里知道他们之间的恩怨纠葛,只是用公式化的语气道了句谢。

方若宁这才回神,按捺着陡然乱掉的心跳,没跟对方打招呼,暗暗转身,背对过他。

冯雪静难掩心里的震惊,虽然早就从闺蜜口中知道这个人“死而复生”了,可只有亲眼所见,这种震惊、讶异甚至惊悚,才来得这么强烈。

见对方眼神只是凉凉地刮过她,根本不打算打招呼的样子,冯雪静忍不住笑着嘲讽了句:“赵林朗,你不认识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