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6_a2078

冽风。

原来蓝蝶衣早有目标,难怪刚才那把烈焰属性的仙剑,果断放弃了。

“你还有其它目标?”林峰好奇文斗啊。

蓝蝶衣迟疑了几分,开口道:“其它剑在何处我也不知道。不过冽风是我最想要的一把仙剑,所以我会在山壁之上停留半天。你想要什么属性的仙剑?或许我能知晓在什么样的地方更容易找到。”

“我?我不知道。不过我不会和你抢冽风剑。”林峰看着山顶,又开口道:“我准备先上山顶。”

蓝蝶衣听了,点头道:“那好。我留在这里。半日后,如果我找不到冽风,我再去找你。”

山壁之上,如此疾风,如果冽风真在这里,那显然冽风剑是最强大的一把。不过,君子成人之美,既然蓝蝶衣一心想要冽风,林峰也不会去争抢。更何况,他很想试试蓝蝶衣先前说的方法,自己能不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寻得一把自己的仙剑。

蓝蝶衣在山壁上不断飞跃,在一把把剑之中游走。

山壁之上,密密麻麻的锈剑足有数千把,要在这数千把之中找到冽风剑并非那么容易,更何况仙剑剑灵本来就会隐藏自己气息,有时候就算取得剑也未必真能察觉出来。

林峰脚踏剑刃,不断向上攀爬,在过了两个时辰之后,林峰终于踏上了百丈高的山巅。

山巅之上,同样插着一些些锈剑。这些剑,在疾风之中,散发着轻鸣颤抖的声音。林峰查看了几把剑之后,林峰随意拿起一把剑舞了几下,却没感觉剑上有任何气息。

“在这山巅之上,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踏足过了,就这么几把剑,如果真有仙剑也早就被人收取了吧。”林峰看着眼前的几把剑,轻声开口。

安静的女生最美丽的写真

万仞山之中。

越是这种险要的地方,便越是有人光顾。就好像下面的百丈山壁,其实很多人都知道那片山壁上有仙剑,可是至今没有人寻到冽风。所以,蓝蝶衣在山壁之上,也未必能够寻得冽风,这也是蓝蝶衣只打算停留半天的原因。

百丈山巅,林峰迎风而立,站在山上遥望着周围的密林和山谷。

不足两百人,在这片方圆百里的群山之中,早已隐没身影。偶尔会有一人,出现在林峰眼中,也随即消失了。

“用自己劲气,激出仙剑。今天,我就试试用我现在最强的一击能不能激出仙剑来。”林峰立于山上,手中九阳子母剑出窍,随后轻轻舞动起来。

一道道劲气在林峰周身凝聚。

柳絮剑法,劲气如同柳絮,虽然比起常人出剑要弱,但是随着一层层叠加,威力便会越来越强。而且运势越久,威力便越强。这一次,林峰的剑法出奇的慢,随着每一剑挥出,林峰也在飞快得运转四象玄武诀恢复自己的劲气。

一剑剑的劲气在空中凝聚,没一道劲气都由七道劲加持,劲气消耗量极大,而林峰同时也在快速吸收着天地之力补充自己的劲气。

山巅之下。

几名寻剑之人已经远远得看见了山巅上练剑的林峰。

众人好奇得远远看着,谁也不明白林峰到底在干什么,特别是林峰的剑法极慢,慢得甚至好像根本不是剑法。

“廖少爷。这小子在干什么呢?”一名穿着褐色武服的男子对一身紫衣的廖文冲问道。

廖文冲手里拿着一把闪烁着火光的锈剑,冷眼看着林峰的方向,冷哼道:“装模作样而已。”

“要我看也是,不好好寻剑,在山上在那里临时抱佛脚练剑。那剑法也不像剑法,看着可笑。”褐色武服的男子笑着附和了一句,又看着廖文冲道:“廖少爷,你手里这把剑?”

廖文冲握着剑,看了一眼,随口道:“你放心,只要我寻得更好的剑,这把剑就归你。”

寻得更好的剑。

本来,寻得一把中品仙剑,廖文冲已经可以身退了。可是,廖文冲一想到林峰说的话,便本能得对手里这把剑产生了一些厌恶的情绪。别人弃之如敝履的剑,他廖文冲又岂能当宝?只是,廖文冲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寻得其它仙剑,所以一时间这把剑如同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山巅之上。

时间一点点过去,林峰的劲气也在缓缓的消耗。

空气中,风渐渐变小了,方圆数百米的范围都已经充斥了林峰的剑气。而且这剑气,随着林峰一剑剑缓缓挥出,还在不断叠加。既然要以雷霆之势,炸出一把仙剑,自然要做到最强。

而林峰要做到最强,需要的便是时间和自身的劲气。

前后几个时辰,山壁上的蓝蝶衣不断在一把把剑之间飞跃,随着剑看得越来越多,蓝蝶衣心却越来越乱,仿佛自己陷入了一个迷阵,周围都是剑,这些剑自己好像看过又好像没见到过,又好像下一把很不同寻常。

“幻境?迷阵。”终于,蓝蝶衣停下了脚步,静静得看着四周。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为何那么多人来过这座山,却最终一无所获的原因了。因为在这座山上,越是寻剑便越会受到周围的疾风之力影响,最终慢慢陷入一个迷阵之中,看似自己走过一把把剑,可是每一次都会与自己想要的冽风剑失之交臂。甚至,蓝蝶衣感觉到,自己在这山壁上已经前后查找了至少五遍以上各把剑,而唯一没有触及到的便是冽风剑。

冽风剑就在其中,只是自己被迷阵所困,根本无法触及。

破开迷阵?

蓝蝶衣停留在一块突起的山石上,随后闭上眼睛暗自运转疾风之力感受着周围疾风之力的变化。因为自身修炼的乃是疾风之力,所以蓝蝶衣才会来寻这把冽风剑。果然,周围的疾风之力很乱,形成了一个八卦迷阵,而周围的锈剑也自动按照八卦迷阵的方位排列的。

可是,感觉到阵法的存在是一回事,要破阵又是何其之难?

“既然知道阵法存在,我就不信破不开你。”蓝蝶衣轻咬嘴唇,查看着周围剑排列的方位,当先向着震位的方向冲了过去。

八卦之中,通常情况下,震位正对巽位。而巽位在八卦中代表疾风之力,在这座疾风之力中,震位也是最弱的方位,同时也是最容易破开的方位。破阵的要诀便是从最弱的一点开始拆分,一点破,其它阵眼自然而然也会更容易破解。

蓝蝶衣落在一片剑群之中,周围足有百余把锈剑都插在山壁之上。

“阵眼就在这些剑当中,我把你们这些剑都拔了,我就不信破不开阵眼。”蓝蝶衣也没其它更好的办法,索性开始拔剑。一把把剑被蓝蝶衣硬生生得从山壁上拔下,顺手丢下了山。

前前后,蓝蝶衣一连拔了几十把锈剑,可是周围却丝毫没有半分反应。而就在蓝蝶衣有些急躁的时候,却突然抓住一把剑,怎么也拔不动了。

阵眼!

蓝蝶衣看着手里普通的长剑,已经感觉到这里是一个阵眼,只要这把剑出土,震位便破了。只是,蓝蝶衣双手持剑,一脚踏在山壁上,却怎么也拔不出那把剑。

“我就不信,给我出。”蓝蝶衣运转全身劲气,周身疾风之力瞬间狂暴起来。

嘶。

剑发出一丝颤抖的声音,在蓝蝶衣手中剑身终于慢慢向外滑出。剑在颤抖着,蓝蝶衣感觉到周围的疾风都在颤抖着,只是不等蓝蝶衣拔出剑,却感觉周围的疾风之力在极速消弱。

“阵破了?不可能啊。”蓝蝶衣讶然得看着自己手里的锈剑,总感觉眼前的疾风之力消弱跟自己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而就在蓝蝶衣心里疑惑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周围的剑突然颤抖了起来。不对,是整座山都在微微颤动。蓝蝶衣松开了剑,看向四周,当她看见头顶上浑而不浊的天空之时,却是顿时惊住了。

剑气。

天空之上,不知道何时已经凝聚了漫天剑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