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9_a2090

带着一丝忧虑,寒月乔和小飞飞他们再次跋山涉水,好不容易回到了寒王府之中。

经过了上次清缴魔族据点的事情,寒月乔的这个云麾使职务基本只是挂个头衔,就没怎么去当过职。不过,反正那里的事务也不需要她亲力亲为,只需要偶尔批示一下就行。

如此,寒月乔便干脆在家里呆着修养了。

说是修养,实际便是将那些五行宝石用来修炼。眼下眼看着魔族的人已经和她闹得越来越不可开交,若是还不能快点将五行控御术修炼到高级,以后必定会有性命之忧。

最重要的还是她想知道,她娘亲和爹爹的仇人,究竟是谁?

寒月乔这边在没日没夜的修炼,同时在寒王府内设下各种陷阱防备那些魔族的人来犯。几乎已经完忘记了北堂夜泫这个人。

她生气这个家伙不告诉她他的婚约,生气他不说他追查未婚妻的真正目的。

生气?不,没理由生气,以后就当是萍水相逢的陌路罢了!

寒月乔如此对自己说着,差不多已经将北堂夜泫几次救她的恩情一笔勾销了,没想到报应很快就来了。

爷爷回到了寒王府之中一点也没有闲着,才不过两天的功夫就给寒月乔找来了许多的偏方秘籍。

寒月乔才刚刚修炼完两颗五行宝石,身体正处在五行控御术晋级的充沛状态,需要出去试试拳脚的时候,爷爷就来了。

“丫头啊”

白皙朵朵甜甜的笑

寒振岐笑眯眯的推门进来,手里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黑乎乎的汤。隔着十几米就能闻到你汤碗里飘散出来的药味,苦中透着酸,酸里透着臭。

一见这架势,寒月乔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她灵机一动,也笑着起身,先下手为强地对爷爷道:“爷爷,吏部那里有点事情要找我,是想说上次和魔族交战之后的奖赏事宜,我先出去一下,您有事等我回来再说吧!”

寒月乔说完就要错开老爷子外门外走。

寒振岐一个闪身,灵巧地挡住了寒月乔。

“不急,先把这碗汤喝了再走也不迟,要是你特别赶时间的话就一口喝了。”

“”

寒月乔无语了片刻,低头看了一眼爷爷手中的那碗汤。

这碗里散出来的气味,是一种能直击灵魂的气味,闻一下就让寒月乔感到浑身一震,仿佛刚刚吸收的五行宝石之力都散了一半。

“这个是什么汤?能喝吗?”寒月乔后面三个字几乎是肯定的语气。

“要不爷爷先喝给你看?”

寒振岐说着话的功夫就抬手,将那汤碗里的药咪了一小口,然后抬头依旧笑眯眯的看着寒月乔,脸色一点都没变。

看这样子,这汤药可能只是闻起来惊悚,说不定喝起来并不会有什么问题。虽然寒月乔还闻不出这汤药里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至少不会有大问题,就随了爷爷的心愿也无不可。

“咕咚!”

寒月乔端起碗来,很豪爽地仰头一饮而尽。

才喝下去,寒月乔就立刻一边原地蹦蹦跳跳,一边嗷嗷直叫了起来。

“苦苦苦!这么苦的东西,爷爷你是怎么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的?”

“噗”

寒振岐说话之前,先低头吐了一口黑乎乎的东西出来,然后才道:“哦,因为爷爷没喝下去啊!”

如果可以,寒月乔简直想吐血三升。

她的亲爷爷,竟然骗她!

更加让寒月乔无语的是,这汤药喝下去之后,体内才刚刚修炼起来的五行之力,瞬间像是被压制了似的,那种充沛的感觉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是无尽的虚弱和无力。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爷爷给她喝的东西,真的能封印她体内的魔族血统?只是封印的同时,也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怎么样?你现在身体里是什么感觉?”

“虚弱无力的感觉”寒月乔如实回答。

原本以为爷爷听见了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却没想到,爷爷一脸的失望,又是摇头又是叹气。

“唉,失败了失败了,这个方子不对!真正能封印你体内魔族血统的方子,是不会还你感觉到身体虚弱的,会虚弱,就是说明封印的力量不对,现在你”

“爷爷!你封印了我的四重五行控御术?”寒月乔惊叫了起来。

“什么?你,修炼了五行控御术,还是四重?”寒振岐也惊叫了起来,声音比寒月乔的声音还大。

不过她们爷孙两也不是在比谁的嗓门大,只是事情实在是太过突然,这才让他们两个一个比一个震惊。

寒月乔震惊之余,想死的心都有了。

明明强敌在前,正需要她加紧修炼五行控御术,现在竟然被爷爷一碗汤给封印了。以后岂不是要变成任人宰割的羔羊了?

爷爷啊爷爷,你真是实力坑孙女啊,这么精准的坑,竟然都能做到

面对寒月乔忧郁的目光,寒振岐也是急的满头大汗,不停地在原地来回独步,口中也没完没了地念叨。

“这可怎么办好,怎么办才好”

“爷爷”寒月乔见寒振岐两鬓白发又添了几缕,终究是不忍心,开口道,“我有办法的,你不用急。”

寒振岐这才抬起头来,一脸如释重负的看着孙女。

“当真能恢复?”

“能”吧?

寒月乔挤出了一丝最自信的笑,笑给爷爷看。

爷爷这才松了一口气,信誓旦旦地拍着胸口跟寒月乔保证:“你放心,爷爷这次回去,一定不会这么鲁莽了!所有的方子一定先找别人是试过了再来给你喝!你等着!”

“爷爷,爷爷!”寒月乔急着伸手去拦。

这边问题还没解决了,要是再整出什么幺蛾子来,等魔族的人再来,她还不要坐以待毙啊?

只是,寒振岐回过头来,一脸疲惫又强撑着打起精神的样子,还是让寒月乔动了恻隐之心。

到嘴边的话,被寒月乔咽了回去。

“丫头,你喊爷爷是想要说什么?说呀,时间紧迫,我还要继续去研究方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