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6_a2074

周云凡同冷面女神赵玲珑站在阳台看风景,如同诗画的人物,特别唯美。

赵玲珑同周云凡保持一步之距,过了一会儿反身来到客厅,周云凡尾随其后。

整套房子是那种复古风格的豪华装修,客厅里安放鳄鱼皮组合沙发,金丝楠古沉木镂空雕花茶几,四条金丝楠古沉木镂空雕花小圆鼓凳,部属于奢侈品系列,极其炫目。

赵玲珑遇事向来淡定,细心观赏一番后说:“这也太奢华了一些吧。实习生,往后我有时间,来这里喝喝茶听听小曲,欢不欢迎?”

“随便!随时过来都行。”周云凡在回答这话的时候,他的手机响起:“云凡,搬家的时候我发现好象被两个不名身份的人给盯上了?”

周云凡马上猜到是丁不一和丁不二这对孪生兄弟:“妈,没事!只管安心搬家就行,别的事我会处理。”随后转头对赵玲珑说:“美女院长,我有事先离开,随意。”

“喂!实习生,咱俩事先说好得叫我玲珑姐,不准再叫我院长,再次强调一下,听到没!”赵玲珑冷着脸说道。

周云凡开门时,回头瞧了她一眼,嘿嘿笑了一下,脸上浮现出不置可否的表情,气得赵玲珑右手攥紧拳头,朝他的背影挥拳,虚空一擂,假意羞恼地哼了一声!

超市派来送货的三男两女五个销售员,刚好来到门外,周云凡和赵玲珑逛超市,先前订购的锅碗盆勺等日用品,以及床上用品,送货上门,到了门口。

周云凡把他们迎进来,接下来根本不用他出手,人家几番来回之后,弄得完完美美,根本不让他劳神费力,只需付清尾款就行。

完事后,就在周云凡拉开棕色真皮手拿包,准备掏钱付费的时候,赵玲珑冷着脸过来推了他一把,从她自己的白色挎包里抽出厚厚的一叠钱。

销售组长收到尾款后,带着四个手下离开,房内复古风格的奢华装修,真让他们大开了眼界!特别是两个女销售员,离开时眼睛里满是星星!

贪吃的青春无敌美少女

“实习生!说好我付款,我是一个重承诺的人,多事做什么?”赵玲珑冷眼瞪了周云凡一眼,扭腰摆臀朝门口走去,到了门口回头叮嘱:“我俩的事,记得同阿姨说一下。”

周云凡拧了一下鼻子:“我们有什么事?”眼皮一挑,接着眨巴几下,明知故问。

“哼哼!周云凡,可不要想歪了!再次强调一句,是我认下的弟弟,往后得叫我玲珑姐,切记!不然的话,我就揍!”赵玲珑又一次挥拳,朝周云凡虚空一擂。

目送赵玲珑离开之后不久,周云凡再次接到他母亲打来电话,说她随搬家公司的车,到了碧湖花园“的大门外,门口保安不让进来。

周云凡赶紧下楼,先到物业管理处办好入住手续,随后快步来到门口,又在保安室登记入册,一番折腾后,搬家公司的员工把车上的货物搬入新房。

付清搬家公司的费用,搬家公司的员工离开后,母子俩坐在鳄鱼皮沙发上。

“凡儿,我这不是在做梦吧?”云香惊喜交集,仍然不相信会住进六室两厅三卫一厨,还外带两个阳台的豪装房子。

周云凡一脸笑意:“好日子才刚刚开始.妈,我饿了,咱们去外面吃晚饭吧。”

云香瞧了瞧儿子:“凡儿,这顿饭还得自己做。今天是乔迁之喜,打电话给老同学,约她过来吃饭,咱们热闹热闹。”她嘴里说的美女警察,就是朱婉容。

还真别说,周云凡有段时间没联系她了,很快拨通她的手机:“老同学,今晚上有时间么?”

“想约我吃排档?真是难得,还算有点良心。”朱婉容在手机里说。

“不是去排档吃饭,是来我家。”周云凡在电话里,没有透露今天搬家的事。

“老同学,我还在出差,今天的晚餐就免了吧。过几天回来,少不了会让破费吃一顿大餐。我现在还有事,就不同闲聊了。”朱婉容大大列列挂了电话。

刚搬新家,冰柜里什么东西也什么。周云凡于是陪母亲下楼,去超市买回一些食物和新鲜食材,把海尔双门冰箱装满。

母子一起动手,三荤一素一汤很快做好。在餐厅吃饭的时候,云香心里想到周云凡的父亲:如果他爸在的话就好了!一家人团团圆圆

周云凡的父亲失踪多年,他母亲每当想起这事,就心酸不已。

“妈,怎么啦?咱们搬新家,应该高兴才是?是不是想姥爷?姥姥爷也真是,离家出走也不同我们说一声!一走就是好几年。”

在周云凡的记忆里,母亲极少提起他父亲的事。

云香含糊其词:“对,不想姥爷!他向来喜欢来无踪去无影,狠心把咱娘儿俩丢在山窝里。凡儿,咱们甭想他。”母子俩喝了一些乡下老家带来的猴儿酒。

晚餐后,洗碗收拾厨房的时候,云香对周云凡说:“凡儿,今天我搬家的时候,先前离我们租住的18号房不远的26号房,里面入住了两个行迹可疑的人,他们开车,跟踪到‘碧湖花园’的大门口。”

周云凡听了之后,眼底闪过一丝寒光:“妈,这里的治安状况好,不用担心。”安慰一番母亲,让她先去休息。

拿着“佳和公寓”18号房的钥匙,随后下楼,驾驶奥迪a3离开了“碧湖花园”。

周云凡租住“佳和公寓”18号房,租期是一年,如今并没有到期,他悄然把车停在一个偏僻的角落。

在山里,从小就学会狩猎,周云凡的耐心极好。

功夫不负有心人,晚上十一点钟的时候,只见博通私家侦探社的丁不一和丁不二,驾驶一辆别克车过来,停在离周云凡的奥迪a3车的不远处。

丁不一和丁不二兄弟俩喝了些酒,摇摇晃晃上楼,走进26号房,准备关门的时候,只见一个黑影强行闯入!如同魅影一般。

随后,丁不二的心口和腹部,针刺般疼了两下!几乎同时,丁不一的后脑勺也是针刺般地疼了一下!

于是,丁不二气喘不断,身乏力!丁不一当场哑巴,身虚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