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2_a2074

♂? ,,

周云凡亲切地问:“美女,怎么啦?倒是说一句话啊。”林诗芸回答是双脚麻木,失去知觉。

正当她的身体下沉,差一点呛水的时候,周云凡凑嘴过去,唅住她嘴唇,来一个人工呼吸,度气过去。

林诗芸没想到自己的初呅,竟然在这种情况下没了,她大脑一片空白,失去自我,周云凡给她度气的过程当中,趁机解开她膝弯处的委中穴。

林诗芸在同周云凡的亲嘴中,双脚在海水里一番摆动,慢慢地恢复了知觉,只是嘴巴感应到一种异样的魔力,她竟然舍不得移开嘴唇。

更不可思议的是,接连吸入周云凡度过去的气之后,她身体的疲惫开始消退,不只是恢复了力气,甚至于感觉到,活力越来越大。

这次亲嘴,长达十多分钟,她被动地迎合,然后随同周云凡一起潜水,然后深潜下去,以一种特别的潜水姿势,游向岸边。

没想到好戏还在后头,两个人这次闭气潜水长达半个多小时,当他俩牵着手从海面上现身出来的时候,已经到岸边浅水滩了。

什么也没说,两个人牵着手,欢快地上岸,只是偶尔转头相视一笑,到星云海边浴场管理处的自动储物柜,取出各自随身携带的物品。

周云凡笑盈盈地说:“美女,咱俩去喝一杯,不会拒绝吧?”

“这位先生,叫诗芸吧,救了我的命,理当我请喝一杯。”林诗芸把那三个没义气的同伴,已经是选择性地遗忘了。

她驾驶那辆价值六百多的黑色保时捷356a,行驶在前面,从反光镜里看到周云凡驾驶的是一辆黑色奔驰迈巴赫s600普尔曼加长防弹车,尾随在后,她双眼一亮。

白嫩露脸清纯甜美萝莉湖边芦苇写真

在行车途中,林诗芸接到那三个同伴当中一个人的电话,她冷冷地告诉他们说,她没事,已经离开浴场。

四十多分钟的样子,两个人来到“星海丽华酒店”,林诗芸打电话给秘书姚茗,听说她离开酒店回拍卖行了。

她竟然鬼使神差,提着一个袋子,在酒店开了一间装潢奢华的至尊贵宾双人房,同周云凡一前一后,走进房间,相继淋浴后,坐在沙发上。

周云凡从房间的壁柜里,拿起一包龙井茶,泡了两杯。

林诗芸竟然有羞怯的一面,她羞答答地问:“我还不知道这位先生叫什么姓名嘞。”

周云凡同她对视一眼之后回话:“周云凡,一名江湖医生。”他的眼神时而往她的嘴唇上瞅一眼,让坐在身边的美女,有点拘束。

林诗芸听到后说:“哦,怪不得,给人家做人工呼吸,那么熟练。”她不由得回味,先前在海水里被他唅着嘴唇度气时,那种奇异的感觉,让她回味无穷。

闲聊了一阵后,两个人到酒店西餐厅吃过晚餐后,回到那间双人房,周云凡注意到她心生异动,觉得该出手时就出手,这是男儿本色。

林诗芸竟然鬼使神差地主动进取,当莫名其妙的悸动从心底泛起,她不管不顾,她羞红着双眼,吹气如兰地说

:“周医师,让的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被翻红浪,琴瑟和鸣,两个人竟然闪爱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林诗芸对躺在身边的男人,轻言细语:“周医师,什么时候当医生这么有钱了?能给说说的事情吗?别让我一直这样糊糊涂涂,好不好?”

周云凡来一个十话九不真,说的话是真真假假,真材实材同水分掺半,惹得林诗芸暗骂自己昏了头,同这个捉摸不透的男人混在一起,这日子过得稀里糊涂。

特别是周云凡半真半假地告诉她说,他有女朋友,并且特别爱她时,林诗芸的眉头皱成一把没法解开的锁,反正有过第一次,后面发生的事就是自然而然的了。

三天三夜,两个人呆在那间双人房,连吃饭都懒得出来,是叫外卖,这三天里林诗芸的手机里,响起她养父n多个电话,她硬是没接,直到把自己折腾得身酸爽无力。

“周医师,现在对我说点实话好不好?我不想自己成为一个无药可救的坏女孩,同这个小混蛋混在一起。”林诗芸趴在他身边。

周云凡觉得是时候劝导身边的大龄剩女了:“说在‘名扬天下拍卖行’活得很累,要不辞职离岗,跟在我身边混,我养活,敢不敢?”

“我我我怕把我卖了,还替数钱”林诗芸眼底闪过慧黠的眼神。

周云凡双手捧着她的俏脸说:“我没猜想得那么可怕,不如辞职,我介绍去我朋友的拍卖行,当一名金牌拍卖师,觉得怎么样?”

“没兴趣,当什么金牌拍卖师,要做就做王牌拍卖师。”林诗芸以为周云凡是逗她玩的,然不上心。

当周云凡重复三次,建议她辞职时,林诗芸觉得他是来真的,不象是说假话,沉吟了好一会儿,在周云凡的煽动下,她压抑在心底的冒险因子,部被激活了。

林诗芸拿起手机,拨打她养父林扬的电话,不做任何解释,就在手机说辞去“名扬天下拍卖行”总经理的职务,并且说在外面散心,不想回家。

“名扬天下拍卖行”的老板林杨没想到,他培养出来的养女,翅膀硬了,眨眼间就离家飞走,这打击也太大,真让他受不了。

这时候,林扬的幕后东家姚青伟打电话过来:“老林,是怎么做事的?说过把‘信达拍卖行’搞垮,从此让这家拍卖行在业界除名,结果为什么会这样?”

林杨解释说:“我们放风出去了,‘信达拍卖行’也确实濒临倒闭,没想到被一个神秘的女人买下了,这是我们始料未及,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东家,我有错,一定会想办法补救。”

“怎么个补救法?到目前为止,都没找到那种叫‘延寿紫灵丹’的供货参拍渠道?是猪脑子吗?”姚青伟在手机怒斥。

姚青伟之所以知道这些内幕,那是他把侄女姚茗安插“名扬天下拍卖行”,说是给林扬的养女林诗芸当秘书,不如说是拍卖行的变相执行总裁。 林扬在手机里恳求,说一定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延寿紫灵丹”的供拍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