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7_a2126

见此场景,蒲文斌同样露出一丝无奈的神情望向李云涛,他的意思非常明确,李大少,这个烂摊子来收拾吧,总不可能让一个没有行医资格证的人去接受何运海的病情,那就算我身为院长,恐怕也是难排众议啊?

可李云涛只是对着蒲文斌淡淡点了点头,唐昊没有行医资格证这件事情他也知道,可他的心中却没有一丝丝的担心,李云涛反而怒火中烧,满脸的愤怒之色。

毕竟唐昊在李云涛的心目中,那是什么人,那是无所不能的大神啊,们这群渣渣居然敢嘲笑我的大神,是不是活腻歪了?

“安静,都特么的给我安静!”

于是李云涛冷哼一声,面色不善地道:“我昊哥就算没有行医资格证,那治好何运海的病也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我相信他,们有什么不服的吗?”

见李云涛如此霸气的说辞,众人皆是露出一丝苦笑,虽然是李家大少,那也不能不讲理是不是?

不过别说,以李云涛的身份,他这么一嗓子吼下来,众人还真是不敢再言语什么了,他们只能够用幽怨的眼神望向院长蒲文斌,希望能够他来出面解决问题。

“得,事情绕了一圈,又回到起点来了……”

蒲文斌暗自嘟囔一声,他似乎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爆炸了,要知道刚刚他劝这群医生可没少费工夫,难不成又要他重新再劝一回?

毕竟蒲文斌也没想到,自己给李云涛使眼色,让他来解决问题,李云涛倒是简单暴力,直接打算用自己的身份压死这群欺软怕硬的医生,这样的解决方法方便是方便,但总归会给人家留下话柄不是?

于是蒲文斌打了个“哈哈”,皮笑肉不笑地道:“大家不要激动嘛,有什么事情慢慢坐下来谈,这一切都好商量的……”

有了蒲文斌这个和事佬在中间,会议室内紧张的气氛总算是慢慢平静了下来,就连之前态度毫不容商量的李云涛也乖乖坐了下来,看来这蒲文斌的威望,在众人心中还是非常大的。

清纯美女之伙伴

而大家依次坐下后,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唐昊,毕竟大家心中都有些奇怪,刚刚他们吵得那么凶,甚至连李云涛都忍不住站出来为唐昊说话,这身为当事人的唐昊,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见众人将目光投在自己身上,唐昊终于露出一丝苦笑,他疑问道:“我想问问在座的各位,行医资格证有那么重要吗?难道说,没有行医资格证就不能够帮人看病了吗?”

蒲文斌叹了一口气,解释道:“这个小唐啊,目前华夏医学界确实是这么回事,没有行医资格证的人就算医术再高明,那都不能够被称为医生,所以说,没有行医资格证,大家不放心让帮何老先生治疗,那也不是说大家轻视了,因为这是咱们医学界的潜规则……”

听了蒲文斌的解释,唐昊点头,他又问道:“那这个行医资格证要怎么获得,们每个人都有吗?”

见唐昊不光是个野路子医生,连一些医学界的常识都不懂,众医生面面相觑地一笑,其中一人说道:“我们当然都有行医资格证了,要不然的话,怎么在这人民医院当医生?”

接着又有一名年纪稍微老一点的医生站出来道:“这个行医资格证,就如同它的名字一般,想要获得行医的资格,必须拿到这个证才可以的。至于获得它的方法,很简单,国家有这样的一个机构专门负责行医资格证的考试,无论是大学生又或者是普通老百姓,只要通过考试了,那都可以获得;而近些年的规矩好像又有些放宽了,每个城市公立人民医院的院长,有权利凭借自己的医学经验判断,为一些有能力当医生但没有获得资格证书的人颁发这个证书,并且带他入职宣誓。”

听着这名医生的讲解,唐昊忽然眼前一亮,他问道:“等会,那是不是说,蒲老爷子就有资格颁发这个什么行医资格证?”

老医生闻声一愣,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不过他很快回过神来,点头道:“没错,我们院长是可以颁发这个行医资格证书,不过……”

“行了,就别什么不过了,人家蒲院长都站在这里呢,还用问?”

还未等老医生的话说完,唐昊却不耐烦地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说话,只见他笑嘻嘻地转过头来望向蒲文斌:“现在事情变得很简单了嘛,只要蒲院长颁发一个行医资格证给我,那我就是有证的人了,自然就有了资格给何运海去看病,们说怎么样?”

听了唐昊的话,在场的众人额头上纷纷冒出冷汗,他们心中更是一顿无语,我们说有行医资格证书才能当医生,那也没让现在找我们院长办啊?

见唐昊要求自己现场发一个行医资格证给他,蒲文斌一阵的哭笑不得,当这行医资格证就和别人裤兜里的香烟一样,说发就发?

不过唐昊和李云涛交情匪浅,蒲文斌也不敢明说,他只能是面露难色,无奈道:“小唐啊,虽然说老朽也非常想给发这个证书,但是要想获得这个证书至少有两个条件的,第一就是至少学习医疗方面的知识达到五年以上,第二就是至少拥有着独立对病人完成治疗的能力。虽然说我是院长,有权利为颁发证书,但是一切还得按照规矩来,若满足了条件,我就给证书,若没有满足条件,那我也就没办法了。”

“嗯,院长所说的小子都明白。”

唐昊点点头,接着他一阵挠头,努力回想道:“这个事情简单啊,我从五岁开始就跟着那名赤脚医生学习医疗知识,现在都有十多年的时间了,第一条我自然是满足的。只是这第二条,我虽然在深山里的小村庄为村民们看过不少的病,但要怎么证明给们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