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3_a2126

唐昊听着这爷孙二人的对话,心中冷汗直流,要不是他看李云涛一向对其他人爱憎分明,恐怕就真以为这李家大少,是个活活的马屁精了。

“哈哈,我孙子这说话的造诣,还真是继承了爸的风格啊。”李青正笑着摇了摇头,感慨道。

接着,他脸色一正,这又对李云涛道:“行了,先出去瞎逛逛吧,我和这小伙子好好聊聊。”

说完,他目光一聚,望向了站在一旁的唐昊。

“嗯,那行,我就先出去了。”

李云涛点点头,自己爷爷找唐昊过来想必是有什么事情要问,他倒也不在意,告辞后便开门出去了。

李云涛出去后,唐昊同样将目光对向了李青正。

李青正虽然刚刚过掉八十大寿,脸上的皮肤也皱纹密布,苍老之意尽显,但在唐昊看来,他的精气神却显得十分充足,特别是和年龄相仿的谢文比起来,更显得生龙活虎。

毕竟唐昊自从修炼了《五行乾坤诀》之后,明白看人身体健不健康,最重要的就是从这精气神方面来看,现在李老爷子精气神如此充足,想必平时生活习惯极其良好,对身体的保养也做的十分到位。

沉吟了片刻之后,李青正笑眯眯地开口了:“小伙子,可还认识我不?”

唐昊笑着答道:“李老爷子,在章江市的商界可谓是一号传奇人物,小子又怎么能不认识?”

“呵呵,那是大家伙抬举我,才这样说的。”

渔家女孩高清民族风写真图片

李青正则是摆了摆手,这又笑着拍了拍脑门说道:“只是我这老糊涂了,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呢。”

唐昊心头一振:“我叫唐昊,老爷子叫我小唐就行了。”

“呵呵,行,小唐,这次找过来,主要老头子我还是有一件事情想要麻烦一下。”

李青正点点头,思索了一番,开口说道。

唐昊说道:“不知道李老爷子有什么事情,但说无妨。”

李青正眼前一亮,笑道:“想必小唐从那天我李某在寿宴上的表现,已经看出来我对那弥彦大师的作品,是极其的喜爱了吧?”

唐昊愣了愣,点头道:“嗯,弥彦大师手艺超群,他的作品确实令人为之称道。”

同时,唐昊用余光注意到,自己那天送给李青正的玉牌现在真在他腰间佩戴着,由此看来,李青正对那弥彦的作品,还真不是一般的重视。

李青正倒是没有过多的掩饰,他照着一旁的红木椅子便坐了下来,直接切入主题道:“可据我所知,这弥彦大师锻造玉器极为严格,特别是他晚期收手之后,所出的作品,更是寥寥无几。”

沉吟了一会儿,李青正又道:“这冰种帝王绿的翡翠,虽然已经算得上玉中极品,但恕我直言,弥彦大师还真不一定看得上。”

说着,李青正一阵苦笑:“说实话,我之前同样找来了一块极品翡翠,想要求那弥彦大师帮我打造一个玉器,给出的报酬估计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但是几乎连弥彦大师的面都没见着,就给拒绝了,唉……”

说完,李青正平淡地望着唐昊,似乎在等着他解释。

此时唐昊心中哭笑不得,按照李青正的介绍,那弥彦想必是个逼格高破天际的鬼才,说他看不上自己这块冰种帝王绿,唐昊也能够理解。

至于为什么弥彦会帮唐昊打造出这一块玉牌以及两枚玉牌,李青正十分迷惑,但连唐昊他自己,心中也是一头雾水,不明白到底什么回事啊!

但事到如今,唐昊也不好隐瞒了,他只能硬着头皮说实话了。

唐昊脸色尴尬,他苦笑道:“李老爷子,实不相瞒,其实小子我,也不知道那弥彦大师,为何偏偏替我打造了玉器。”

“哦?”李青正脸色微变,他好奇地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唐昊解释道:“实际上,那天我得到那块冰种帝王绿之后,直接在附近随便找了个玉器店就进去了,万万没想到那家店正是弥彦大师所开,更没想到弥彦大师会亲手替小子打造那块翡翠,要不是李老爷子您后来发现了,恐怕小子我到现在,还以为那不过是一块普通人打造出来的冰种帝王绿呢。”

见唐昊不像是开玩笑的意思,李青正脸上露出一阵失望,毕竟他想要找弥彦大师替自己打造玉器很久了,现在好不容易以为能够从唐昊这搭上线,他兴致冲冲地派自己孙子李云涛请唐昊来自己家吃饭,哪里会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结果?

过了一会儿,李青正脸色这才缓和一点,他叹气道:“唉,也罢也罢,看来我和弥彦大师注定是没有缘分,这种事情是强求不来的……”

唐昊见李青正这么快就接受了这个无奈的事实,心中自然是诧异无比,按照李老爷子对那弥彦作品的热爱程度,自己的说辞,他能那么轻易相信吗?

不过唐昊想想倒也松了一口气,从李青正对生活的态度来看,他毕竟都是过了八十的人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种小事情应该很容易接受的。

果然,李青正似乎将刚刚的事情抛到脑后去了,他站起身子,挤出一丝笑容,对唐昊道:“小唐啊,既然不认识那弥彦大师,就算了。来看看我这幅对联,写的如何?”

唐昊心中顿感奇怪,虽然说自己不认识弥彦,李青正可以接受这件事情,但自己对于他的作用来说,不就只有一个么?

而李青正现在依旧对自己和颜悦色的,唐昊在心里头一时半会,也不明白这李老爷子心中到底是什么想法。

“算了,不管那么多了,李老爷子应该不是那样的人,自己就算不认识那弥彦,也不至于对我有什么看法。”

唐昊心头一振,不再去管其他,他踱步走到那副书法前,再次细细观察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