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4_a2078

杀一人,得罪蜀山和煞血门,还要得罪九阳山天火峰。

巴尔虎深吸一口气,只是一点头,也不顾酒爷上了贪狼之后带着林峰呼啸而去。

林中。

贪狼乃是合体境的妖兽,一日万里之遥。

不过连续三日,巴尔虎便带着林峰已经翻越夜河山,绕过罗刹城最后向着越州的方向进发。

呼。

在连续的黑暗之中,林峰终于感觉到眼前出现了一丝亮光,当他睁开眼,看见眼前巨大的狼头之时,惊得本能得想撑起身子。可是只感觉身子一阵瘫软,又摔倒在了地上。

“嘿,这么快就醒了?我还以为你要多睡上几日。”巴尔虎坐在火堆前烤着一只妖兽的后腿,看着林峰笑了起来。

眼前的人。

林峰自然认识,对方前面和白玉清在南离镇救过他的命,只是对方是雪影部众,而且还是合体境的修士。

林峰看着周围,发现自己也没被捆绑,甚至没怎么受伤,便张口虚弱问道:“这是什么地方?你要把我带去哪?”

“这里,越州地界了吧。”巴尔虎回应道。

长发瓜子脸美女清新俏皮清瘦身材甜美写真

越州。

林峰睁大了眼睛,诧异道:“你们雪族把我带到越州干什么?”

“带你来越州,当然是为了救你。”巴尔虎将手里的烤肉切成片,送到林峰喝贪狼面前,随后蹲在地上看着林峰道:“小子。夏那日雪月虽然联合上清观要杀你,但是圣女娘娘感觉杀了你并不是什么好主意,所以让我出手把你救出来。同时,圣女娘娘也让我告诉你,白女官那里,你也无需过于担心,圣女娘娘待她如亲生女儿,自然不会伤害她。”

雪族圣女下的令。

林峰惊讶道:“圣女娘娘为什么要这么做?”

“自然是不想得罪你们蜀山龙珏峰,还有煞血门。”巴尔虎开口道:“也幸好我及时出手,不然九阳山酒爷也会出手。小子,你和酒爷又是什么关系?居然天火峰峰主脾气那么古怪的人,都一路跟着保护你?”

酒爷师尊一直跟着。

林峰心中叹息,没想到酒爷这么关心他。

林峰没说,巴尔虎也没继续问,直接推了推盘子道:“不说就不说吧,吃点肉。圣女娘娘其实也很看好你,只是说你现在实力太弱,还需要历练。而在神州,处处有人要杀你,你也无法自保,便让我带你离开神州,离开神州的时候酒爷也是这个意思,所以我带你来了越州。越州虽然也是上古三十六族的地盘,但是这里的人其实和华族人早已通婚数千年了,人都长得差不多,所以你在这里不会被外族排斥。”

越州吗?

林峰没想到自己最后还是捡了一条命,这已经是在神州前后三次被人所救了吧。第一次被白玉清和煞血门,第二次被体内的神魂,第三次被巴尔虎。至于圣女娘娘为何这么做,巴尔虎说了之后,林峰却是没太多意外了。

当初和白玉清在一起的时候,白玉清也提及过雪灵宫圣女,哪是一个睿智的老妇人。一心想着让雪族如何壮大,而其他一切对于雪灵宫圣女娘娘都是次要的。既然雪族要壮大,自然不会冒然得罪蜀山和煞血门,毕竟这是正邪两派的魁首。

雪灵宫,雪神塔。

白玉清静静得看着外面的雪景,心确实比外面冰霜还要冷漠。夏那日雪月的背叛,还要带领雪族追杀林峰,这是白玉清最不想看见的事。一边是雪灵宫圣女娘娘,待她如女,一边是自己不能割舍的林峰,白玉清在心里不断抉择,却无法找出答案。

吱呀。

就在白玉清迷茫之时,身后一直关闭的铁门却是突然打开了。

白玉清瞬间转身,看着一头白发,却满是祥和的妇人,恭敬行礼道:“白玉清拜见圣女娘娘。”

“话语如此恭敬。”雪族圣女脸上带着祥和的笑容,开口道:“你这几日,一直在想是背叛雪族,还是背叛林峰吧?”

白玉清眼神一惊,咬牙道:“圣女娘娘,还请下令放过我家少主。”

“如果我不放呢?”雪族圣女声音平淡了几分,开口道:“你回背叛雪族吗?”

白玉清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不会。圣女娘娘待我如女儿,白玉清断然不敢背叛雪族。但是,我出塔之日,一定会杀了夏那日雪月,然后追随少主而去。”

“糊涂,他就那么值得你去死?”雪族圣女冷声开口道。

白玉清深吸一口气,开口道:“圣女娘娘,我曾经发过誓,终身追随林峰为主。哪有主死仆活的道理。”

“你是爱上他了。”雪族圣女缓声开口道。

爱上了。

白玉清轻轻咬牙,不敢否认,自己心里的确只有林峰一人,或许这就是爱,甘心去死的爱。

雪族圣女叹息了几分,开口道:“好了。林峰不会死的,我早已经下令巴尔虎救他一命了。”

“娘娘!”白玉清讶然抬头,看着雪族圣女。

雪族圣女轻声道:“玉清,你是我最有天资的弟子,我也的确把你当女儿看待。既然你喜欢的人,我自然不会让他死在我们雪族手里。再则,这件事也不都是为了你。我也不想为了讨好一个上清观而杀了林峰,最后得罪了蜀山和煞血门。我们雪族要壮大,要完全融入神州,甚至未来成为神州一方大势力,自然不能轻易得罪谁。”

白玉清松了一口气,开口道:“娘娘,那我家少主现在?”

“他?”雪族圣女轻笑道:“了不得的一个孩子,玉清你的眼光不错,这样的孩子的确值得你去爱。天河城上,一招灭了三名洞虚境,十七名灵窍境,还有二十多名化婴境。满天雷霆剑雨,甚至连上清观合体境长老炼制的金光护体咒都破了,只可惜差一步没杀了他的仇人。”

一招灭了三名洞虚境,白玉清也是神色讶然。

雪族圣女道:“我让巴尔虎带他离开神州了,现在差不多该到越州了吧。短时间内,他应该回不来。玉清,他的事,为师已经安排好了。这一段时间雪影部众的事你也无需多管,安心留在这里修炼吧。你现在应该知道,只有自身有强大的实力,才有真正的话语权,如果你现在是合体境,就算为师也要让你三分,绝不会为了讨好谁而把你关在这里。我对你的期望,可不只是带好雪影部众,既然水族能够让一个华族女子做巫女,为何我们雪族就不能让一个华族女子做圣女?”

做圣女!

白玉清惊讶得看着雪族圣女。

“你的天资,材质,眼界都不是我身边之人可比。或许,有时候我们雪族也需要变通一下,特别是水族很可能会冲出虚妄地带,卷土重来。”雪族圣女轻声开口道:“到时候,我希望你能代表我们雪族,在神州和水族之间立于不败之地。”

白玉清明白了雪族圣女的意思,恭敬开口道:“圣女娘娘放心,不管何时,白玉清是雪族人,一定会保护雪族的安宁,壮大雪族。”

“好。”雪族圣女面容显露出笑意,在转身的那一刻,又对白玉清道:“安心修炼,夏那日雪月的事不用过于上心。虽然我也能包容一切,但是一个出卖自己姐妹上位的女官,终究还是不那么讨人喜欢。等到上清观三城交出之后,她再交由你处置吧。”

白玉清恭敬谢道:“多谢圣女娘娘。”

运筹帷幄。

白玉清看着圣女娘娘离开,也是深吸了一口气,心中出现一丝忌惮。一切都在圣女娘娘的掌控之中,白玉清感激之时,心里也有几分忌惮。一切为了壮大雪族,如果有一日,自己背离了壮大雪族的意愿,圣女娘娘会果断得放弃自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