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6_a2094

楚牧他们要找的真正邪恶风水师,究竟是何人呢?

原来,此人就是那个一开始就被宁如真排除的,前来登门拜访,想要买房的那个燕京小有名气的富商杨穆,而蔡稷山正好是杨

穆的徒弟。

杨穆精心算计,七拐八拐,找了二道、三道贩子,最后甚至用了摩斯密码作为传递消息的方式,一方面自然是为了摘除自己的

嫌疑。

另一方面,他也是为了让龙魂的人,感觉非常不容易才追查到蔡稷山这个“真凶”。

人对于轻易得到的东西,往往不会珍惜,但是对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非常艰难才得到的东西,一定会倍加珍惜。

正是出于这样的心理,杨穆才算准了龙魂必定会非常重视这个“真凶”蔡稷山,而且蔡稷山也是实打实的风水师,这就彻底将他

的真正身份给掩盖了下来。

至于蔡稷山会不会失手被擒,老狐狸杨穆自然也算计好了,他以蔡稷山的家人为人质封住了对方的口,就算是真的被龙魂所擒

,他也不担心蔡稷山也将他给抖出来。

可惜,杨穆再怎么狡猾,再怎么千算万算,都不会算到楚牧身怀《摄魂术》这种逆天神术。

清纯少女抱吉他弹奏校园民烂漫写真

蔡稷山的嘴巴再紧又如何,但他的思想却是不会骗人的。

“这个叫杨穆家伙,还真是一个老狐狸啊,算计得太深了,简直就是面面俱到啊。”

楚牧不得不承认,这个叫杨穆的邪恶风水师,实在太狡猾太狡猾了。

如果不是他掌握着《摄魂术》,能够控制蔡稷山的思想,恐怕就算是他也不会想到真正的邪恶风水师,其实另有其人。

谁能想象得到,第一个登门拜访想要买房的富商,就是楚牧他们一直想要寻找的邪恶风水师。

杨穆狡猾就狡猾在,他采用了逆向思维,反其道而行之,所以就算他参与了此事,也没有一个人会怀疑到他的身上。

而且还推出了一个替罪羊,彻底将自己的身份给洗白了。

“啊!啊!啊……”

“可恶!可恶……”

“气死我也!气死我也……”

在楚牧心念电转,感叹于杨穆的狡猾之际,宁如真却在疯狂仰天怒吼不止,脸红脖子粗的,气得他心肝脾肺肾都在剧痛不已。

耻辱啊,这绝对是天大的耻辱!

他一心苦苦追寻的邪恶风水师,竟然被他自己第一个就排除在外了,这不是耻辱是什么。

宁如真现在感觉脸颊都被人给打脸打肿了,他估摸着杨穆现在指不定在什么地方,肆无忌惮地嘲笑他是多么的愚蠢呢。

此刻,在杨穆的私人别墅中,他确实是在嘲弄龙魂的无能,轻易就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

一名脸蛋姣好,身材火辣,浑身散发出一股成熟风情的贵妇,穿着一袭火红色的高叉旗袍,缓缓来到了杨穆的背后。

剪裁得体,恰到好处的火红旗袍,完美的将她成熟引人的身躯蛐线给勾勒了出来。

“师傅,现在龙魂的人,应该已经找到了师兄那儿了吧。”

旗袍贵妇青葱白玉般的修长手指,搭在杨穆的肩膀上,为其按摩了起来。

“龙魂的人虽然又愚蠢,又无能,但要是连这点都办不到的话,那他们哪里还有存在下去的资格。”

杨穆闭着眼睛,享授着女徒弟蓝菲儿的按摩,略微讥诮一声道。

“师傅,您为何要对那座明清古宅那么上心,甚至为此不惜暴露自己?”

蓝菲儿的俏脸上写满了疑惑之色。

“其实我在那座古宅后院布置的风水局,只是一个幌子,真正让我在意的是这座古宅前院荷花塘底下的一处封印。”

杨穆淡淡回道,可以看得出来,他对蓝菲儿这个女徒弟疼爱有加,连这么隐秘的事情也告诉对方。

“原来如此!”

蓝菲儿顿时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那师傅你就不怕师兄被龙魂擒下之后,为了活命将你的真正身份供出来吗?”